记忆中的圣杯战争之番外:乱侃2012年4月新番Fate/Zero

朋友所写的《记忆中的圣杯战争系列》和2012年4月新番《fate zero》同时完结。本人重读一遍《Fate/Zero》原著之后,发现有些东西还是不吐不快,而2012年4月春季新番动画完结后按照惯例也是要进行总结感想进行推荐的。所以不如将两篇文章合并为一篇,将观看这部小说,动画作品的种种感想都展现出现。虽说是狗尾续貂,但也算是一家之言吧。按照这个系列的风格,本人也分别根据《Fate/Zero》中登场的七名master与servant谈谈所衍生的各种感想吧,而叙说顺序方面还是按照作品中这些人物的退场顺序来一个个说明吧。

1. Assassin·“山中老人”哈桑

本作中唯一存在感较低的角色,也是少见的原著中完全没有深层次心理描写的角色,我们甚至到最后都不知道其追求圣杯的理由。这个servant完全符合”工具”的定义,卫宫切嗣曾想过相比Saber也许Assassin或是Caster更适合他,但显然真正的Assassin除了用来侦察,在战斗方面就完全没有用处。动画开场那段冗长的Assassin突破魔法结界很是多余,而且由于没有心理描写,其行为看起来很是莫名。

实际上,动画为补足Assassin的戏份,多加了很多多余的画面,印象颇深的是Rider发现其偷袭后手起刀落的利落就因此被牺牲了。

感觉就在于动画监督对其的定位出现了问题,Assassin是完全的配角,只是作为工具为衬托骑士们的光芒而存在的,所以不应该过度强调其各种战斗特性,何况其战斗也绝对没有吸引观众的作用。

2.“杀人鬼”雨生龙之介

从现象上来看,caster的master雨生龙之介是不折不扣的变态杀人鬼。由于缺少心理活动的展现,动画中对其的表现也基本就只能停留在现象这个级别。然而从原著中的心理描写我们知道雨生龙之介追求的并非是杀人的快感,驱使他杀人的是他的强烈好奇心,而埋藏在好奇心之下的是他渴求见识神迹的潜意识。在他看来世界上充满了令他开心的未知神迹吸引着他去发现。那些神迹展现的形式不幸也包括人内脏的颜色,人在死亡前的各种不同表现,为了这些神迹他才不得不不断杀人。如果他的家族并未衰落,那么他将正常的进入魔术师的修行之路,也就很有可能走上一条更适合他的道路——毕竟魔术师可以很好的满足他追求未知神迹的心理。

必须指出动画中rider摧毁caster与龙之介的“杰作”之后那段关于神是否存在的讨论很难得的忠实还原了原著情节,也补全了之前删减的所有关于他的心理描写,总算让这个人物与原著变得一致。于是我们知道了龙之介的乐观与欢乐正是来源于他对神存在并且神深爱人类的深信不疑,是啊,否则令他幸福的那些“神迹”都是谁创造的呢。

作为第四次圣杯战争中第一个退场的master,他却是最为幸福的人。原本圣杯就不是他所追求的东西,然而他的各种愿望却都在死前实现:无论是caster引发的神迹还是最漂亮的颜色,带着无限的满足死去。虚渊玄对这种“坏人”的仁慈是对最单纯的人性的褒奖,也是因为他这个神自始至终都深爱着人类。

3.Caster·“青须”吉尔德雷元帅

最幸福的master要配上最幸福的servant,这回被错误召唤出来的恶灵Caster却是唯一在退场前被救赎的人物。不得不吐槽动画Caster的人设真是有点恶心,眼睛比灯泡还大,穿得像个粽子,这形象怎么看都不正常,看了好半天才能适应。但是人设问题不能完全怪动画,毕竟轻小说发行时这个人设已经基本确定了。

相较之下动画监督犯了一个更为严重的错误,那就是将Caster的最后的心理完全展现错了。元帅甘愿作为servant参加圣杯战争是希望圣杯为其找回圣女贞德,但他本人的愿望并非止步于此,他还希望圣女贞德能够再次认同自己。所以当他看到与圣女一样高洁为国家荣誉而战的Sabar时开心的认为圣杯已经实现了他的愿望,而他要做的就是获得认同而已,这些Caster癫狂的心理当然动画都有很多展现,由于其可以用言语展现心理,所以也表现得较好。

但是最后Caster看到契约胜利之剑的光芒时,书中是这样描写这段的:

是的——他在遥远的过去曾看到过这道光。

从前,他不也曾经作为一名骑士追逐过这道光么?

那份分外鲜明的记忆将吉尔.德.雷带回了遥远的过去。

在于莱斯市举行的期待已久的查理王的加冕典礼上,一道光透过大教堂的彩色玻璃射了近来。

那洁白的光辉如同祝福一般,温柔地包裹着作为救国英雄列席在侧的贞德、吉尔等所有人,
大家都沉浸在欢喜的Ars Nova 旋律之中。

啊啊,没错——正是这道光。

他现在还能清楚地回忆起来。就算在堕入鬼畜之道,做尽伤天害理之事的今天,那天的记忆却丝毫没有褪色,依然深深地刻在自己的心底。

就算结局染满了屈辱与憎恶,受到万人唾弃——但过去的那份荣光却没有任何人能否定,没有任何人能颠覆,仍旧深藏在自己的胸中。

不管是神明还是命运,都绝对无法夺去、无法玷污的东西……

一行清泪从脸颊划过,吉尔.德.雷有些茫然若失。

自己到底在迷茫什么,又错失了什么?

只要回首过去,承认错误——这样做不就足够了么?

“我、到底……”

所以根据原著小说此时他立即想到了与圣女贞德一起在教堂洒满同样的光辉下受国王嘉奖的荣誉,突然领悟到自己也曾经遵守骑士道为同样的荣誉而战。在和master龙之介的交谈后确认了神的存在与神对人类的爱,此时再回想起这些,终于领悟到自己之前的种种恶行都是叛离圣女贞德追求的荣誉也是背离他真正的追求。这时的元帅开始了真正的忏悔,但是随即就被消灭了。虽然被消灭,但是死前终于得到救赎,即不用再怨恨神再执着于自己的恶行能得到圣女的认可,相反他重新找回自己曾经珍视的荣誉与自己的真正追求,这才是神的救赎。

反观动画,最后虽然出现了教堂,出现了圣女贞德,出现了圣光,但是却缺少国王这个关键元素,缺少获得荣誉的满足感,缺少最后元帅对自己曾经荣誉的肯定,只留下句莫名奇妙的“我。。。到底。。。”看过原著的知道这是其忏悔的话语,等于说是“我到底都在干些什么”,但没看原著只看动画的就完全无法理解这句话的含义。这甚至都不能说是剧本的问题,绝对是监督的问题,很可能他自己就没理解清楚所以无视最后的话语反而拼命展现圣女对元帅的认可。当然也有可能是圣女所蕴含的商业利益让监督这么干了,毕竟Sabar就很受观众欢迎,没道理圣女贞德不受观众喜爱,于是多给了个镜头,以后好卖周边。。。

4.Lancer·“幸运E”迪卢木多

要说他幸运E,其实比起Saber来也算是幸运的。试想让他摊到卫宫切嗣作为Master估计早就被气得吐血而亡了,他最惨不过是悲剧重演,总算没有经历新的悲剧,其实也可以瞑目了。无奈他最后死于Master的刻印要求,含恨而终,于死前诅咒了在场的所有人,本人甚至怀疑感染圣杯的“世界上一切恶”能够成熟也得益于此。

作为圣杯战争三大骑士阶层之一的Lancer实力比起另外两个总是水很多,这回靠着必灭的黄蔷薇总算能够一战,一开始还很好运的取得了对Saber战的优势(严重怀疑幸运E的说法,如果Saber一开始就丢大,估计Lancer就直接退场了),但是居然两条枪还不能搞定一只手的Saber,直拖到Rider登场无力回天,这让他的Master怎么能不气愤。如果按照Lancer的要求公平决斗,估计最后结局都是输,他当然无所谓,可是肯主任作为魔术师的尊严不能被servant这样侮辱。所以他们的悲剧结局几乎是必然的,真正问题其实出在Lancer没实力却偏要装逼(你要找死自己去死还非要拖累Master下水)。。。说实话他比fate stay/night里的Lancer长得要帅多了,这就是真正的中看不中用啊。

5.肯尼斯·艾尔梅洛伊·阿其波卢德与索拉·娜泽莱·索非亚莉

肯主任也是一个不幸的人物,如果他召唤Sabar估计结果就会好很多,但是他的第一选择却是Rider,试想征服王亚历山大又如何肯听话,简直是自找麻烦。后来选择迪卢木多更是找死,明知对方是NTR高手还召唤,关键是作为三大骑士阶层之一的Lancer实力居然还比不上Rider,真不知天才魔术师肯主任是怎么进行召唤的啊。肯主任的武装和火影中的我爱罗操作的沙子很相似,所以是可以表现得十分高贵的,动画中对这点的体现不算成功,于是那种高贵被阴谋击溃的反差来得也就没有小说原著的强烈。

动画中忽略展现的另一点是肯主任未婚妻索拉并非是因为Lancer那颗痣而悲剧,她其实和爱丽丝菲尔一样拥有抵抗能力,所以她是真正自心理喜欢上Lancer。当然那种真挚与狂热动画中也都疏于展现。从原著中知道身为大小姐的索拉并未经历过真正的自由恋爱,所以她其实并不喜欢自己的未婚夫。但是肯主任对索拉的爱是货真价实的,甚至都与他重视的门第观念或是荣誉无关,所以才会导致他对Lancer的嫉妒。当然正如前面所说,关键是servant实力太差还偏要去装逼,这组Master难逃失败的命运。

6.“最后的魔术师”远坂时臣

作为人气角色远坂凛的父亲,远坂时臣可谓是最后的魔术师,此次圣杯战争中也只有他坚持魔术师的最高理想,实在难能可贵。出于对间桐雁夜的同情,很多人都不喜欢这个角色,但是不得不说他与妻子禅城葵的爱是真实不虚的而且也与普通人是完全相同的,所以即便是间桐雁夜开始也是输得心服口服。

问题出在时臣将小樱过继给间桐家这一惨无人道的举动,但这其实也是有充分理由的。作为魔术师的他所理解的幸福与普通人不同,眼看两个女儿都拥有过人的天赋而却必须浪费其中一个,这在他看来是让人痛心的。也许身为普通人的我们接受不了这种自私的说辞,但小说原著告诉我们实质却不仅于此:正是由于血液中过人的魔术师天赋,如果不进入魔道修炼,这种天赋会不断吸引诡异可怕的事情发生。也正是为避免这种情况发生,时臣才迫切的想把小樱过继给间桐家以解救自己的女儿,这样看来他的父爱就和普通人的完全一样。但是令人不解的是他明明知道间桐家的魔法是什么货色,送自己女儿给他人凌辱这应该是哪个父亲都做不出来的事情吧(似乎得除去鬼父。。。)他却兴高采烈的做了,只能说明很可能魔术师的魔道修炼本来就是惨无人道的,他自己也经历过更惨的事情(确实难以想象有什么更惨的,但是根据原著的说法他确实是历经痛苦才修炼到现在的境界,所以有理由相信这个结论)。因此我们也没什么理由去责备他什么,为了小樱的安全与可见的美好魔术师前途,他必须将其过继给其他魔术师家族,这只是生在魔术师家庭的必然命运而已。

作为正统魔术师的他也比较适合Saber,但不知怎的他偏要去召唤傲娇Archer,果然最后就出问题了,甚至可以说正是Archer杀死了他。而他到死前都不明白到底哪里出了问题,也算是相当可悲。

7.Rider·“征服王”亚历山大大帝

这个Rider塑造之成功也是作品获得成功的关键之一。作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横跨欧亚非大帝国的塑造者,其在欧洲人心目中的地位只有罗马帝国的凯撒可以相提并论。于是还是得说动画中Rider的人设搓了点,匪气有余而英武不足。

本人一直不满的当属宝具“王之军队”,重看原著之后更加不满,整个军队没有骑兵,全部处于散兵游勇的状态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剧中很有意思的是三个王关于各种王道是否正确的讨论,Saber实践的王道其实很类似中国儒家的王道,而Rider的王道则类似于法家的霸道,Archer的王道则几乎就是暴君之道,完全不足取。所以其实这场讨论是关于为王者究竟应该采用王道还是霸道统治天下的问题。当然中国历史实践告诉我们只有像汉武帝一样王霸杂用才是最好的,王道只适合和平时期而霸道更适合战争时期。正如战国最终是历经毫无人性黑色变法的秦国霸道战胜坚持贵族荣誉与民同乐的齐国王道,战争的残酷也决定着Rider的霸道将战胜Saber的王道,这并非谁正确的问题,只是在相应历史条件下哪个更适合的问题。

Rider没有被肯主任召唤出来无疑是幸运的(他的幸运值果然够高),正是在无能的Master之下他才能完全发挥自己的能力,而Master韦伯也不算无能,只能说到最后都一直很尊重Rider的意愿,这些有利条件都让Rider成为除Archer外最强的Servant。当然Rider本来就没有什么后悔,这次各种有利条件也都被他占尽,所以这次战斗他一直都很尽兴,最后也是开心的离去了。他的最大成果就是调教出韦伯这样一个出色的好青年,所以论最后结果也还是所有参战人物中最成功的。

8.“小圣杯人造人”爱丽丝菲尔·冯·爱因兹贝伦

尽管不是真正的Master,但是这个角色是绝对的重要角色,可谓第一女主角。(Sabar当真不知道怎么算。。。)其萌点不必多说,本人倒是很在意卫宫切嗣和她是怎么勾搭上的。另一个问题则是卫宫切嗣提出的,既然她只是一个器具而已,为什么要做得这么好看呢。

最后在圣杯中她与卫宫切嗣再次相遇,并且被其完全杀害。尽管那时已经不是完全的人格存在,但是其愿望应该是蕴含在圣杯之中,所以相遇相守的场景中的那个爱丽丝菲尔其感情也应该是真实不虚的。因此到了最后认识到卫宫切嗣为了世界的冷酷绝情这个完美的人妻也终于产生了无尽的恨意,这才让名为卫宫切嗣的悲剧到达一个新的高潮。

9.Berserker·“圆桌第一骑士”兰斯洛特

这个Servant的能力爆表,但是却只能作为Berserker出现确实令人惋惜。兰斯洛特与亚瑟王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令其作为Servant的愿望看起来很让人费解,一方面他又没指责亚瑟王哪里违背骑士道精神,另一个面他又憎恶亚瑟王对其的处理,所以最后只得以Berserker的状态出现,也许他的愿望也已经实现了一大半,那就是在亚瑟王面前能够随意的表达自己的情绪而不用顾忌自己身为臣子身为圆桌骑士的身份。所以最终倒在亚瑟王的剑下,不是因为亚瑟王的荣誉而是因为她的私欲,这应该也算是实现了兰斯洛特的愿望吧。但是他的态度却很莫名奇妙,最后明明达成了愿望却还是不满足,还是抱着对亚瑟王的憎恶,谁知道他到底想怎么样呢。

10.间桐雁夜

间桐雁夜绝对是这个作品中塑造最成功的角色,他整个真屌丝的经历让这部苦情戏熠熠生辉,难怪连空虚的麻婆神父都为之兴奋。我们需要思考的是这个悲剧究竟应该怪谁呢?

首先当然得怪他自己,不论如何,他的加入也确实让禅城葵痛心。根据他的说法其最大的愿望就是让自己喜欢的女人能够开心快乐并发誓不会让其哭泣流泪。但是眼见自己的青梅竹马与丈夫之间必有一战且必有一死,怎么可能不伤心呢。(面对这种两难,估计禅城葵还是会选择牺牲雁夜吧)因此他加入圣杯战争这一行为从开始注定就是一个违背自己理想的悲剧。但是看到最关心的小樱的遭遇,为解救她而不惜自己性命努力去战斗的行为似乎也不能算是错误,甚至应该赞扬这种人性的光辉。

其次就怪时臣的举动怪他的出现,没有他就没有这一切的悲剧起源。但是禅城葵就没有喜欢过间桐雁夜,所以失去她是不可避免的,而且由于其的特性,被魔术师家庭看上也是很正常的。所以最后即使作为仇恨对象登场的不是时臣,也会是其他魔术师,这个经历从本质上讲就没有变化。何况从前面关于时臣的分析我们也知道了他对于过继小樱这件事的迫不得已,因此似乎也不全是他的错,甚至可以说他根本就没错。

那么是间桐脏砚那个臭老头的错误么?时臣都把自己女儿送过来了,没道理不开发啊!做一个守信的魔术师难道也有错么?虽说与间桐雁夜有约定停止对小樱的开发,但是最终结果间桐雁夜并未获胜,所以继续开发似乎也不算过分。何况在魔术师看来这种开发本就是稀疏平常的事情。。。连身为父亲的时臣都首肯了,甚至是祈求赶紧进行开发。虽然看起来惹人厌恶,但是间桐脏砚也确实没有什么错误。

那么最后就只能怪禅城葵了,她也确实有错误之处。她总是把小樱被送走怪罪于间桐雁夜不肯继承家主之位,然而我们知道小樱是肯定会被时臣送走的,这与间桐雁夜是完全无关的。诚然,如果间桐雁夜继承家主之位,小樱就不会过继给间桐家,也许小樱的命运就不会那么糟,但是对身为母亲的禅城葵来讲,送走小樱这个事情是板上钉钉的,更何况大的魔法师家族少有不糟糕的,所以这个事情她还真不应该怪间桐雁夜。当然多次说到时臣的这个决定也是正确的,她作为妻子也不能反对,所以骨肉分离之苦她是必须经历的,这都与间桐雁夜是否继承家主之位无关。因此她无缘无故的责怪间桐雁夜其实是很残忍的,但是转念一想她的痛苦不向青梅竹马发泄又能向谁发泄呢。

于是我们最后发现这个错误只能归结于小樱的诞生,而且还富有魔术师天赋。正因如此,时臣才不得不过继给间桐家,而间桐家才不得不在小姑娘身上开发,间桐雁夜也不得不参加圣杯战争获得圣杯最终难逃死亡的命运,禅城葵也不得不目睹最心爱的两个人之间的决斗最后伤心欲碎。只能说小樱从生下来就是个大悲剧。。。

最终间桐雁夜倒在了接受调教的小樱面前,而动画中小樱的话语显得过于冷酷无情,这是完全不符合原著精神的,其实小樱是误以为这是杀鸡儆猴的场面,所以没展现过多的感情。当然原著那样的描写更虐心(也许监督都看不下去了,所以作出改编),但是绝对更富有戏剧色彩,雁夜的希望与小樱的误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简直是人世无常的完美体现。

11.“麻婆神父”言峰绮礼

如果要问动画中哪个形象塑造最失败,本人会坚定的回答是言峰绮礼。作为第二男主角,作为最后的反派人物,动画对其的塑造简直如纸一样单薄,白白浪费那么多时间在其与Archer的对话之上,却完全看不出其心理的变化,动画给人的感觉好像他从一开始就是十恶不赦的坏人。实际上最开始的他不但不能说是坏人,反而应该说是一个忠实的下属,一个孝顺的儿子,一个纯粹的神父。他对神的信仰,对宗教律法的遵守都到了过分的地步,所以开始的他从外部开来应该是完美的神父形象,而显然动画一开始就没有展现出来。

动画中从头到尾他的表情都没什么变化,这其实是不对的,虽说他人格缺失,但是他还是努力装作不缺失的,所以他父亲和时臣才都没看出他的本性。当然更过分的是为其配音的声优的声音也是从头到尾一成不变,这更是失败根源,如果说其面部细微的表情变化因为是动画的关系无法展现,那么这些变化就应该由声优的声音来说明,但是本人完全听不出有什么变化。最明显的当属他再一次获得刻印那一刻的惊慌失措,不但动画画面没有,就连声优的声音都完全没有体现,这如何能体现当时他矛盾的心理。又比如他见到自己父亲的尸体,根据小说原著他是有莫名流泪的,甚至在那一刻又想起自己逝去的妻子,以及总总思绪,可以说他父亲的死是促使其完全转变的导火索。结果到了动画中不但一笔带过,而且居然变成Archer说他有弑父的心思,你让原著中那个因爱而迷失的神父情何以堪。

说到言峰绮礼的人格缺失,他所缺少的正是爱的能力,他不能感知他人对他的爱,也不能感知自己对他人的爱。所以他不会执着于任何技能,不会对任何事情提起兴趣,甚至提起兴趣自己也无法感知,因为他无法感知喜爱这样的感觉。但是他并非是没有这些感觉,从对卫宫切嗣的执着,或是因父亲或妻子逝去而莫名流泪可以表现出他对于爱的渴求与坚持。他的可悲与痛苦在于明明自己知道爱,甚至身体上知道,灵魂上却永远无法体会,所以最后只能被迫选择舍弃。每次他的感情都需要Archer为其指出,而英雄王错误的价值观也导致他对爱的错误理解,最后把欲望与爱直接等价也可谓他迷失的根源吧。

12. Archer ·“英雄王”吉尔伽美什

这个Archer可谓是本作甚至系列作品中的最终Boss,也是真正的万恶之源。根据小说原著他参加圣杯战争完全是为与他唯一朋友的恩奇都的约定,感觉跟Caster的愿望很相似,但他又没有希望利用圣杯将恩奇都复活,所以实际上他还是漫无目的的参战。他对Sabar的执着,正是由于他对恩奇都的怀念,小说这样写道:

——从前,有一个男人。
那是个虽说躯体由泥土构成,但却一心要与神子比肩的、愚蠢可笑的家伙。
他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傲慢当然地触怒了天上的神明,男人受到神罚而是去了生命。
他那在泪流满面中气绝的样子,英雄王至今无法忘怀。
你为什么要哭呢,英雄王当时问道。难道事到如今,你才为站在我这一边而感到后悔了么?
不是这样的——
他如此回答道。
“在我死后,还有谁能理解你呢?还有谁能陪你一同前行呢?朋友啊……一想到你今后将孤
独地活下去,我就不禁泪水长流……”
就这样,在看到男人咽下最后一口气时,唯我独尊的王理解到——身为人类却想要超越人类
的这个男人的生存方式,比自己收藏的全部财宝更加珍贵、更加耀眼。

当然他的实力设定确实有点BUG,如果认真起来应该就连卫宫士郎都不是他的对手,毕竟他有对界宝具在手,系列中一直强调Sabar是最强大的servant的根据当真不知出自何处。

13.Saber·”骑士王”亚瑟王

被称为最强的servant,但是本人着实看不出强在何处,对付Archer或是Rider总感觉她的大招起不到什么效果。当然始终坚持为荣誉而战的她并没有什么错误,只不过她所坚持的骑士道在现实面前是彻头彻尾的谎言,作为下属骑士可以去遵守,但作为王就不应该去遵守了,至于为王却要严格遵守的下场完全可以参考《冰与火之歌》中的艾德·史塔克。

《Fate/Zero》中的Saber应该是仅次于卫宫切嗣的苦逼角色:首先被Rider的王之军队打击,否定了她的理想,接着她对爱丽丝菲尔的承诺被一一打破,后来又被迫舍弃荣誉追求私利再次杀死兰斯洛特,最后还被Master背叛将仅剩的一个诺言与希望亲手摧毁。

要知道开始作者虚渊玄也很郁闷,因为这样就同时否定了他的理想,所以他根本不想写这种故事。但后来他发现自己所撰写的只是前传而已,无论这里的结局多么糟糕,Saber在后传得到救赎的真正结局是不会改变的,所以他很开心的开始撰写玩弄Saber的故事,于是就有了这个《Fate/Zero》的故事。

14.“正义的使者”卫宫切嗣

卫宫切嗣的悲剧在于一开始就没弄清楚圣杯的状态,后来好不容易得到了,却发现根本不对。另一个悲剧是他开始就没查清楚圣杯的能力范围,让世界永远和平这样的愿望能不能实现都没搞清楚就舍弃一切去争夺,最后只能是得不偿失。

对于他的愿望只能说他需要的不是圣杯而是七颗龙珠,而且还得是那美克星的大龙珠。动画用了两集来详细交待他的过去,这让这个形象总算变得立体起来。而连他这样努力都没成功实现的愿望,却让卫宫士郎在边泡妹子边放嘴炮的情况下成功了,不能不说是一个最大的讽刺。也许问题就在于他的理想过于大,而导致身为人的他无论怎么努力都不可能成功。

当然这与Saber的愿望不可能成功是有本质区别的。Saber是在于那个愿望本就是错误的,是不符合历史条件的;而他的愿望不是错误的,但是却不是能一蹴而就的。

切嗣与sabar本质上是一类人,都是挑战人类理想极限,而且甘愿为那种最崇高理想放弃一切的人。但是不同的是sabar自拔出石中剑的那一刻起就放弃了一切,却从未放弃过理想。切嗣则不同,他坚持的朴素理想是亲人不断死去后才真正开始实施的,他总是期望有方法能够在不失去的同时完成理想,然而残酷的现实总是不断提醒他没有舍弃就没有获得,而这才是导致最大悲剧感的地方。

动画中对这种内心的挣扎表现得很不全面。作为充满人性的第一男主角,在原著中是值得深挖的角色,他多次想放弃圣杯战争,想为家庭而舍弃理想,但最终在妻子的鼓励中坚持下来,结果最终用自己家庭的牺牲所换来的只是残酷的甚至黑暗的结局,这种冲击力显然没有完全展现出来,否则定是可以超越学姐掉头的冲击性一幕。

15.“王妃”韦伯·威尔维特

对于“王妃”还真没什么好说的,他是最接近我们普通人的魔术师,也是最接近普通人的Master。所谓好人有好报,这回爱的战士总算手下留情,于是“王妃”也成为了笑到最后的男人。

16 Fate Zero动画

至此《Fate/Zero》动画的总结完全结束,就制造质量来讲该作比《Fate Stay/night》要好很多,至少战斗戏还是可以看的,尤其是berserker出场,简直就是炫技术。但作为动画作品整体水平就算跟小圆脸比也有很多不足,还是监督水平的差距吧:对节奏的把握,文字向画面的转换,悬念的营造以及剧情的取舍和角色的形象营造,如此种种都不算很成功。也许是原著水平高度决定了我们这些粉丝们的高要求,但也正因为原著剧本过于精彩,才让本人对改编后略显平淡单薄的动画有不满。

本文是全系列中第9 / 11篇:Fate分析系列

anyShare分享到:

记忆中的圣杯战争之番外:乱侃2012年4月新番Fate/Zero》上有5条评论

  1. 在小说里,兰斯洛特在被干掉时其实已对亚瑟王吐露心声,没有半点怨恨(见于小说情节),说了一大通乱七八糟的话。但在动漫里,他只说了一句“真是令人费解的王”(见于动漫)。但即便如此,我觉得他也没有怨恨亚瑟王啊,(但是他的态度却很莫名奇妙,最后明明达成了愿望却还是不满足,还是抱着对亚瑟王的憎恶)这是从哪看出来的?

  2. 衛宮士郎看似邊把妹邊完成理想很輕鬆,但事實上是他還年輕
    失去了Saber後的未來….他為了實現正義的理想,踏上跟衛宮切嗣一樣的道路

    並且被拯救的人背叛、處死,他的正義不被世間的人認同
    以為成為英靈後可以實現正義了,到頭來才發現…那也只是不斷的殺戮
    不被承認的英雄,甚至最後失去真名….英靈的名字叫做無銘

    於是他成為Archer回到過去了
    試圖殺死那充滿理想的自己來終結英靈無止盡的殺戮生涯

    因為遠阪凜無意間用紅寶石救了他
    而那紅寶石在未來他一直隨身帶著,所以才會誤打誤撞….
    讓現代中 尚未拿紅寶石救士郎的遠阪凜成功召喚出他

    衛宮切嗣炸掉飛機,機上有養母兼恩師的娜塔莉亞 以及食屍鬼
    而衛宮士郎在未來更狠….機上還有食屍鬼….以及更多的生還者
    他們到死前仍抱持著希望、互相扶持…….但飛機仍被士郎炸了

    士郎輕鬆嗎?
    他走上了跟切嗣一樣的路
    更慘的是他沒有夥伴
    雖然也省去再次失去摯愛之人的痛
    但,有比較幸福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