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圣杯战争之Assassin阵营:佐佐木小次郎与哈桑与言峰绮礼

7、绝对弱者——Assassin

Assassin,即刺客,词汇来源于阿拉伯语的Hasasin,一开始是特指Hashshashin(阿萨辛派)。阿萨辛派是中古时期活跃于阿富汗至叙利亚山区的一个穆斯林异端教派,它以秘密暗杀闻名于世,起源最早可以追溯到公元1080年第一次十字军东征,在后来的近200年间,死在其手中的政要数不胜数,据说向西参与暗杀英格兰国王爱德华(不知道是哪一个),向东参与过暗杀蒙哥(未遂),足迹可谓是遍布整个欧亚大陆。不过暗杀者终究只是暗杀者,最后蒙古铁骑直接在一夜之间就把它的大本营推平了,所有成员被屠杀干净,于是就此绝迹,之后虽有仿效者,但始终只是形似而已。

由于Assassin阵营的经历比较奇怪,所以这次就先介绍第五次圣杯战争的Assassin(伪)——佐佐木小次郎

符合“Assassin”职阶条件的英灵只有历代的“哈桑・萨巴赫”,假若召唤的是“Assassin”,那将会是这19人中的其中一个出现。但是佐佐木小次郎是由身为Servant的Caster(美狄亚)违反圣杯战争规则,以柳洞寺的山门为凭依强行召唤出来的例外的Servant,所以只能是Assassin(伪)。但在Fate/stay night中,哈桑其实也有登场,在HF线中,虫爷就从小次郎的残骸中重新召唤出了Assassin(真)——哈桑,不过这里就不多提了。

说到佐佐木小次郎就不得不提到宫本武藏,因为宫本武藏就是靠击倒这位传说中的最强剑客而闻名于世的。不过从各种记载来看,宫本武藏与其说是剑客,不如说是诡道家,如果从传统剑客的荣誉感来看,他战胜小次郎的方法实在是可耻至极。首先,小次郎是以62的高龄对战只有28岁的宫本武藏;其次就是大家都知道的,宫本武藏故意迟到以耗费小次郎的体力(年纪大了,精力有限);再次就是利用阳光,让逆光战斗的小次郎在被闪瞎双眼的情况下露出破绽;最后,为了克制住小次郎长达长达三尺三寸的长刀“备前长船长光”,宫本武藏放弃使用自己擅长的二刀流,而是特制了一把四尺二寸的木刀。当然这些都只是根据宫本武藏自己的叙述,后人添油加醋自己创作出来的剧情。

宫本武藏历史上确有其人,但是佐佐木小次郎就不好说了,至少在我看来,小次郎应该是一个完全虚构的角色。虽然是传说中最强剑客,但是在宫本武藏战胜他之前,其实并没有关于佐佐木小次郎的传说或轶事。最早记载佐佐木小次郎事迹的,正是宫本武藏自己,是在他自述击败佐佐木小次郎之后,人们才知道有这么个人和这么件事。不过根据宫本武藏喜欢往自己脸上贴金的习惯,这里有八成概率是他自己瞎编的,因为在宫本武藏自己的记载中,很多他击败的剑客其实都没人知道,后来都是靠宫本武藏的自我吹嘘才变得出名,所以佐佐木小次郎估计也属于这一类。当然,这都是我的个人看法,具体如何,除非身处其地,否则是无从得知的,所以这里就不多谈了。

虽然Assassin(伪)被称为佐佐木小次郎,但实际上他和佐佐木小次郎并没有多少关系,根据他自己的说法,他只不过是一名与柳洞寺有些联系的无名剑客(游戏中曾自曝名为“津田小次郎”)而已,所以对于他来说,无论是被赋予的“Assassin”这个职阶,还是“佐佐木小次郎”这个名字,都是假的,不过伪物不见得就比真货差哦。

虽然正版Assassin的攻击能力很弱,但是小次郎这个盗版却有着较强的战斗能力,尤其是在占据山门的地形优势和C妈的幕后补魔之后,就算是Berserker也无法通过他的防线。作为一名剑客,小次郎拥有对剑客来说至高无上的境界,心眼(伪)透化宗和的心得这三个保有技能正是他作为优秀剑客的最好证明。A级的心眼(伪)让小次郎能够迅速的判断出Saber的宝剑的长度(说不定还有Saber的三围,小次郎总是一副阅女无数的样子),想当年迪卢木多要是不用破魔的红蔷薇,估计被Saber捅死都不知道是被什么东西捅的;B+级的透化是一种被唤作“明镜止水”的能力,正确来说,是指在严峻锻练之尽头所到达的精神性的境界,也就是说,即使是死亡也不会让小次郎出现任何动摇(也就是装B摆酷的能力);宗和的心得就比较特殊了,这个技能的意思是“即使对同一个对手重复同样的招式多次,命中精准度也不会下降”,所以Saber无论和小次郎战斗几次都无法占据上风(突然想到某小强说的“同一招对我是没有用的”)。

不过小次郎最著名的还是他那把超长的太刀——“备中青江”(1.5米长,比传说中的备前长船长光还长,一般习惯叫“晾衣杆”),以及绝招——秘剑“燕返”。作为一个对魔法一无所知的普通人,能够把剑术练到第二魔法的境界,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不过最可惜的是虽然晾衣杆很长,但是硬度不够,毕竟这只不过是一把普通的太刀,和那些英雄们使用的宝具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和Saber的Excalibur相比,晾衣杆顶多算是一把纸糊的玩具,但即使在这种极端劣势下,小次郎仍然能够压制住Saber,可见小次郎的剑术应该是英灵中最强的了。最后败于Saber的强力一击也不能说是因为小次郎能力不如Saber,而是因为晾衣杆承受不了撞击,不仅出现了裂纹,而且还变形了,所以在使出秘剑“燕返”时,本来严密的攻击出现了一丝的空隙,让直觉超强的Saber钻了空子而已。所以小次郎的弱,不在于能力的缺失,而在于没有一个强力的武器…..

Assassin阵营:佐佐木小次郎 fate stay/night fate系列

小次郎从被召唤出来就注定是个失败者,因为他只不过是一条看门狗,虚假的职阶,虚假的名字,极度局限的活动空间,所以能够有一场痛痛快快的战斗,而且还是死在美人的剑下,对他来说已经算是一本满足了。至于他的Master——C妈,因为之前已经提到过,所以这里就不说了。

哈桑·萨巴赫,别称“山中老人”,本来符合“Assassin”职阶条件的英灵只有历代的“哈桑・萨巴赫”,也就是说在正常情况下,Assassin = 哈桑,所以前面提到的小次郎充其量只能说是Assassin(伪)。

虽然在第四次圣杯战争中,我们可以看到各种不同形态的哈桑齐聚一堂,但实际上,假若召唤的是Assassin,那将会是从所有担任过头目的19人中选出一个出现,参加第四次圣杯战争的其实只是一个哈桑而已。那为什么这个哈桑能够分裂呢?这是因为,被言峰绮礼召唤出的哈桑是在历代继承了“哈桑·萨巴赫”这个可怕名号的暗杀者头领中唯一一个具有变换肉体的能力的暗杀者。与其他的”哈桑·萨巴赫“不同,他能够变装成男女老幼任何一个样子,非常自然地站在你身边。有时甚至能够根据场合改变个性,使得没有人能够揭穿他的真实身份。而且他能够通过居住在自己身体内的同居者来使用各种不同的知识和技术,通过不同手段迷惑敌人,用谁也预料不到的方法将目标杀死。其实说到底,这种能力可以看做是一种多重人格,而且是能够相互沟通的多重人格(突然想到一部美国电影《Identity》),在英灵化之后,这种能力得以提升成为宝具技能——妄想幻想(多个灵魂存在于一个单体中,将自身灵魂分散后,可以以多个英灵的方式存在于现界,最多分裂为80人)。

Assassin阵营:哈桑,fate zero,fate系列

由于自身只是暗杀者,所以哈桑的能力值中,除了敏捷能够达到A外,其余的都比较低,所以如果和别的英灵正面对战,筋力、耐久、魔力都处于劣势的哈桑几乎必败无疑(其实敏捷A也不算什么,很多英灵的敏捷都能达到A或A+),所以后来直接被大帝一锅全端了。但是哈桑并不是一无是处,虽然正面进攻完全没戏,但是如果偷袭Master,哈桑的成功率还是非常高的,可以说哈桑是名副其实的“暗杀王”。虽然在Servant和Master呆在一起时,哈桑暗杀的成功率并不高(要看敏捷是否占优),但是如果Servant和Master隔得比较远是,运用气配遮断技能,潜伏到Master身边,趁Servant返回的时间差搞突袭,那基本都能搞到手,毕竟无论是多么强悍的人类,仅靠自己一人对付英灵,几乎是不可能的(葛木对战Saber还需要C妈的强化,巴杰特虽然有能搞干掉Servant的必杀技,但是必须在对手使用宝具的前提下才能使用,否则也是白搭)。而且除了敏捷和隐藏气息之外,百般精通的哈桑还能够熟练地使用各种技术、战术、学术、隐蔽术、暗杀术、欺骗、语言等32种等专门能力,所以,在搞收集情报、偷袭、暗杀这方面,没有任何英灵能够超过哈桑了。

所以,如果有一个能充分发挥出哈桑潜力的魔术师做Master,哈桑对于其他Master的威胁还是相当大的,除非每天让Servant和自己寸步不离,否则一旦松懈,直接就出局了。参加第四次圣杯战争的哈桑最悲剧的就在于没有一个真正重视自己能力的Master,如果切嗣老爹抽到他,可能结果会好一点,偏偏是言峰绮礼做他的Master,所以最后只能作为一次性的工具,用完就扔。

Fate/stay night  HF线中登场的哈桑和第四次圣杯战争的参与者不同,他并没有分裂的能力,而是能够根据需要,在一定程度上改造自己的身体(比如增加手臂数量),而且这个哈桑的宝具为“妄想心音”,功效上类似于诅咒娃娃,就是制造一个拟态的对象,对拟态造成的伤害会出现在正体身上(比如刺破拟态的心脏,那真身会在无外伤的情况下,心脏破裂而死),这也是对付Master和Servant十分有效的技能(但是可以通过高对魔力或幸运来回避,而且有些对象的心脏并不是弱点,就算爆心脏也不会死,那这招就没用了)。

言峰绮礼,因为特别喜欢吃麻婆豆腐(把麻婆豆腐当正餐吃),所以又称“麻婆神父”,唯一一个两次圣杯战争都参加过的魔术师,不过从第四次圣杯战争后半段开始,就一边当裁判一边暗地参战,开着外挂在暗地里做着愉♂悦♂的事,可以说,在两次圣杯战争中,言峰绮礼都担当了Boss这个角色(除了Fate/stay night的HF线),而且很多人都很讨厌他,甚至有人对其恨之入骨,不过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言峰绮礼也不例外。

Assassin阵营:言峰绮礼,fate zero,fate stay/night,fate系列

麻婆神父

如果只从言峰绮礼的能力来看,不得不说他十分优秀,但是和像肯尼斯这样的天才不同,言峰完全是靠如同苦行僧一般的锻炼方式,靠自身的努力学习实践得来的。但是虽然在各方面都显得十分优秀,言峰却根本不在意这些,每掌握一项技能后就全身心的投入下一项技能的学习,完全不在意自己可能获得的成就,因为学习这些技能也只是为了填补自己心中的空虚感。

言峰绮礼其实和龙之介很像,从普通人的角度来看,两个人都属于人格缺失的一类人,或者应该理解为他们对事物的看法以及处理方式和普通人并不一样。虽然大多数人认为他们的行为充满了恶意,是邪恶的,但是如果从他们自己的角度来说,却完全不同,因为他们和普通人在绝大多数事物的看法上可谓是完全相反,或者可以说,他们的善恶观和普通人完全不同,对他们来说很正常的行为,在我们看来就完全无法接受。但是龙之介和言峰也有着本质的不同,龙之介虽然不被社会所接受,但是个性乐观的他根本不在意,依旧我行我素。言峰就不同,从很小的时候开始,他就察觉到自己的异常,完全无法理解周围的人因何而笑、因何而哭,但是言峰却希望自己能够融入集体中,所以总希望找到能够让自己变得和其他人一样的方法,但是却一直都无法实现。于是他就借学习各种技能填补自己的空虚感,希望随着学习的过程,能够变得和普通人一样,但是这依旧只是徒劳,他就像一个缺乏灵魂的人偶,一直奔跑在寻找变成人类方法的道路上,直到他遇见卫宫切嗣。

在言峰眼中,切嗣和自己非常相似,所以他为能够找到一个同类而感到无比愉♂悦♂,希望能够从切嗣那里获得些许建议。不过最后他在发现,虽然切嗣的行为和自己很相似,但这两个人却完全不同,和空虚得几乎毫无情感的自己不同,切嗣始终包含着无尽的爱,这是最让言峰抓狂的一点。明明很相似的两个人,原本希望能够交流并成为朋♂友♂,可是最后却发现,自己依旧是孤身一人,那个看似和自己相像的人,实际上拥有自己一直都渴望的一切,所以他觉得不公平,所以他下决心一定要干掉切嗣,而且一定要把切嗣的理想击碎,这是他对不公平的上帝做出的回击。

当然,言峰虽然是一个看似毫无情感的人,但实际上,他也是有情感的,只不过表现的非常淡薄,而且他自己完全不理解这种东西而已。比如他老婆死的时候,虽然言峰声称完全没有任何感觉,但是却被自己的老婆反驳了,而且在这之后,言峰就投入了对治愈魔术的研究中(后来就是靠着把雁夜的寿命延长了一点),所以在潜意识里,言峰还是存在一丝人类的情感的,只是他自己没有感觉而已。

不过,这是言峰没有死之前的情况,第四次圣杯战争的最后,言峰被切嗣一枪打爆了心脏,本来应该就这样死去。但是,倒在圣杯中溢出的魔力淤泥中的言峰,在临死之前许下了不想死去的愿望,然后这些魔力块就回应了他,最后借着这些魔力块重组的心脏,言峰得以重生(标准的黑心!),不过因为圣杯中包含的是世间一切之恶,所以重生后的言峰彻底的失去了自己仅存的一点点人性,变成了彻底的行走的恶意

——————————————————————————————————————

Fate中的阵营介绍到这里就差不多结束了,后面将会把Fate/Zero和Fate/stay night放在一起,从整体进行一些讨论…….

本文是全系列中第5 / 11篇:Fate分析系列

anyShare分享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