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于《铁鼠之槛》——京极堂系列新本格推理小说作品

先前跳过看完《络新妇之理》后又回过头看《铁鼠之槛》,接着又一口气把分为两本的《涂佛之宴》乃至《阴摩罗鬼之瑕》都看完。可以说这个系列已经汉化的作品都已经看完。

整个系列里面《铁鼠之槛》都是很与众不同的作品。继《狂骨之梦》主要以西方弗洛伊德理论探讨之后,这回又重新回归作者京极夏彦擅长的佛教领域,而且涉案的主角们都是各个佛教宗派的修行者,所以可以很随意的发表各种高深莫测的讨论。也许作者正是想憋屈一部作品之后能够一吐为快。

研读过禅宗的经典《楞伽经》虽对佛教理论有概念,但对修行方法其实也不太理解。而《铁鼠之槛》中对禅的说明正好对这部分有帮助。而书中对整个佛教如何传入中国,如何在中国产生变化,又产生了哪些宗派,然后又如何传入日本,哪些宗派又如何变化,最后又如何与神道混合。故意设计让日本佛教几大宗派的人物代表通通在一个地点登场共同进行修行确实很吸引人,而看完整部书觉得日本禅宗的云水和尚还真有在参禅而不是念经。

本作又一有趣的部分是所谓的公案,其中最著名的当属拈花微笑,而赵州狗子等也确实莫名奇妙的引人深思。这些谜语是构成佛教中国化的要素,也是所谓禅语的起源。而最后那些匪夷所思的案件原型原来就是要复原这些公案也确实让其存在感又加深了一层。

但书中京极堂的不干预的举动却很让人不解。凶手的身份于全书一开始就已经指出,而且随着剧情的推移,由于读者比书中的主角们了解更全面的信息,所以也基本能猜出凶手是谁。后面京极堂更是表明自己在第一次听说按摩师的叙述后就猜到了凶手的真面目,那么为何那时他却没有任何举动呢?甚至也没有帮助提点警方,反而还想早点结束工作。虽说当时点出不能救赎凶手,但是也能救几位禅宗大师,这不是更好么。

后面作品中京极堂的不作为一直困惑着本人,尽管他一直强调自己作为观察者的身份,强调自己不是侦探,不能只说明真相而不顾后果,但其实最终他的不作为还是导致无辜者遇难,最后的烂局面还是得由他飒爽登场后解决,其作为实质与侦探无异。而那个拥有超能力的侦探总是以怪异的方式透露着线索,却从没有揭露真相过。

所谓真相不明只是对普通群众而言,就法律意义而言,杀人事件的真相就是某凶手用什么方式杀死被害者而已。说明谁是凶手,方法又是什么,有这么困难么?如果能看到记忆,那么想找证据也一点没难处吧。所谓的难,无非是动机不明,但按照作者的理论,动机本就是后来加上的,所以明与不明对警方而言意义也不算太大。如果要行人道主义或是完美主义,非要去救赎凶手或相关涉案人员,那么说明真相也有不少的方法,更不用东扯西拉。侦探工藤新一也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但他也仅限于保住人命而已,倒没连所有涉案人员的情绪都考虑周全。

就这种意义来讲,京极堂这个驱魔师是把心理专家和侦探的活在同时完成,而且每次都必须把所有资料准备齐全之后才动手,这两项工作倒是都完成了,但是无辜的受害者也因此遇害,却不知值不值。

anyShare分享到:

悟于《铁鼠之槛》——京极堂系列新本格推理小说作品》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