嗔于《涂佛之宴·备宴·撤宴》——京极堂系列新本格推理小说作品

很容易误解以为这部分为上下集的超长案件是整个京极堂系列的最终结局,城然从全家福似的人物全登场与boss战似的宏大剧情展开也确实给人以这种感觉。作者延续《络新妇之理》中游戏般的剧情安排与文字手法,这次更是将舞台扩大到各处,将人物牵涉到整个系列中所有已经出现过的人物,甚至包括已经死去的被害人,并让案件与整个系列融为一体。由于其规模的宏大,不得不分为上下两部,而且每部都比以前的作品更长,这让本人阅读本作有种很不同与前作的痛苦感。特别是当你知道即使啃完上部也不能知道结局与谜底的时候,支持你继续读下去的驱动力就很弱,这也是第一次本人觉得作品中的京极堂显得特别的啰嗦,总是扯东扯西就是不肯出山,看豆瓣上的评论说是一见到京极堂碰上多多良就暗呼不妙。

本作与系列前作又有个很大的不同:这回没有发生什么连续杀人事件,甚至可以说根本没有发生杀人事件。本作的主要问题是那个整个村庄的消失之谜,其他的杀人事件不但事件已经过了法律的追诉事件,而且只要解决消失之谜都自然迎刃而解。于是也就不存在凶手之说,这也导致悬念没有系列前作足,因为村庄消失很难给读者以代入感,这也同样导致本作阅读之更为艰难。

如果说《狂骨之梦》存在的一个问题是代表妖怪太具象化,那么本次的问题就是代表妖怪太虚幻。这个所谓的涂佛很难让人建立相应的印象,不知道日本人怎么样,反正中国是已经没有相应的妖怪形象。虽然书中有说《太平广记》有记载类似妖怪,但是这种无形态的妖怪确实很难在中国的文化土壤中成长。无法建立相应的妖怪印象,导致阅读的乐趣变成了建立印象的乏闷过程,无疑这也会让阅读变得更困难。

但无论有多少阅读困难,京极堂关于宗教与妖怪现象的各种见解与叙述总能创造足够的乐趣与悬念。这回宏大的布局更是牵涉催眠术,预言术等等与宗教相关的东方密术,当然给人印象更深的是恐怖小说经典的“二次惊吓”写法。还记得高中时期曾经讨论过如何写短小精悍的日式恐怖故事,结果发现用这种方法最为简便。前作《络新妇之理》牵涉到从未讨论过的基督教,而本作本是说明道教的良机,作者却没有探讨这方面的问题,可见日本人还是对中国本土宗教不感兴趣。

剧情方面只在织作茜出现时给人以惊喜,而且又再次说明其隐藏在恭顺外表下智慧的可怕,无愧于《络新妇之理》中布局的络新妇之称谓。要说本作中大boss比她布局更大能力更强也并不准确,因为这个大boss设这个局只是一个实验,目的性不太强,而且其能够调动的力量也相对多得多,总之,给人一种身居高位闲得蛋疼的感觉。相较之下,没有任何势力的织作茜能够调动如此多的力量为其服务,而且一下就看穿整个计划,显得更为可怕。果然两虎难容于一山,势力单薄的织作茜再聪明也难敌于权力的力量,最后只能被惨忍杀死,而幕后黑手依旧逍遥法外。

另一个令人动容的情节来自于主角关口的妻子。这个苦命的女人不知何种原因竟然选择了关口这样的抑郁症患者,而且在本作中被告知其被刑事逮捕时也完全没有放弃。其后又被告知丈夫即使无罪释放也很可能已经精神崩溃,她竟然还感到庆幸,觉得只要没性命之忧即可。由关口的多次自白可以看出关口本人对妻子是没有多少爱的,甚至很多时候对妻子的感觉都形同路人,对比之下更觉得他妻子的可悲。也许幸福只是个人的感觉,与真相无关,为何会对这个吃软饭的抑郁症患者如此专情,我们是很难体会的吧。

本文是全系列中第1 / 7篇:京极堂系列

 

anyShare分享到:

嗔于《涂佛之宴·备宴·撤宴》——京极堂系列新本格推理小说作品》上有3条评论

  1. 确实,我一直觉得这系列里最不幸的就是关口的妻子,长得非常漂亮,性格又超好,模范妻子一般的存在,却摊上了这么一个废物老公,实在是太可惜了,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搞到一起的o(╯□╰)o…..

  2. 那么本次的问题就是代表妖怪太虚幻。这个所谓的涂佛很难让人建立相应的印象

    我看小说的时候理解是像是太岁这样一大团肉的……不过,我觉得妖怪是否具象倒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因为我觉得小说中妖怪传说的结构过程比妖怪本身更加有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