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圣杯战争之Berserker阵营:赫拉克列斯与兰斯洛特与间桐雁夜

6、寡言的强者——Berserker

Berserker一词源于北欧神话,在古代斯堪的纳维亚语言中,意思是“披着熊皮的狂暴者”,不过通常我们称其为“狂战士”。在北欧神话传说中,这些战士拥有熊之精神、狼之勇猛的力量,在战场上会陷入极端兴奋的忘我状态,没有恐惧、疼痛的感觉,忘记流血的痛苦而疯狂打击敌人,以超强的肉体疯狂杀敌,身上最多只会穿轻装甲,甚至赤裸上身作战,一直战斗到死。Fate/stay night中以Berserker职阶登场的赫拉克列斯就十分清晰地展现了这些特点,但不一定都得这样,像Fate/zero中的兰斯洛特就身着厚重的盔甲,因为只要是曾在战斗中疯狂的英雄都可以符合此职阶。作为Berserker登场的英灵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台词非常少,一般情况下只要大喊“啊啊~~~~”就行了,只有在最后要挂的时候才有机会说上几句话,不过这其实也很考验CV的功底,要知道喊得有气势也是需要技巧的哦。

英灵狂化后,除了幸运与魔力外的能力参数上升一个等级,但提升等级的话就会失去语言能力,也不能进行过于复杂的思考。这本来是用来强化弱小英灵的职阶,不过其实在两次圣杯战争中登场的Berserker本身能力就很强,再加上狂化升级和失去理智,这就导致其余的阵营都对如何处理Berserker有些手足无措。

第四次圣杯战争中参战的Berserker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圆桌骑士第一骑士——兰斯洛特Lancelot)。提到兰斯洛特就不得不提他与亚瑟王(King Arthur)以及王后桂妮维亚(Guinevere)三人之间的感情纠葛,而且也正是因为他曾经数次因桂妮维亚而失去理智,所以才能够适应Berserker这个职阶。亚瑟王桂妮维亚和兰斯洛特之间的故事大家基本都耳熟能详,这里就不多说了,不过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这三个人之间的故事有一些似曾相识的感觉,这是因为亚瑟王的传说中借鉴了很多之前作品的原因,像这个国王与王后与首席骑士之间的感情纠葛故事,其实正是从迪卢木多的传说发展而来,亚瑟王作为圆桌骑士的首领,对应的是费奥纳骑士团团长芬恩,王后桂妮维亚对应的是格兰尼公主,而兰斯洛特对应的正是苦逼的枪兵迪卢木多,不过虽然故事的前期发展两者是如出一辙,比如私奔,不过后期结局还是有很大改动,这也说明了时代总是在进步的,领导的权威是不容践踏的。不过在早期的亚瑟王传说中其实并没有兰斯洛特这个角色,所以对于这个角色到底是什么时候、在哪里加入的,还有很大的争议,不过对于我们来说这并不重要,毕竟传说只是传说,并不需要像历史书那样严谨。

兰斯洛特的童年既不幸又很幸运,在他还是婴儿的时候,父亲法兰西班王(King Ban of Benioic)就挂了,于是失去依靠的兰斯洛特就被人遗弃在湖边,却不想被湖中仙女(Lady of the Lake)一眼看中(这算是正太控吗,话说这还是婴儿呀,难道是光源氏计划),于是小小的兰斯洛特就成为了湖中仙女国度中的第一位人类访客。当兰斯洛特成长为一位少年时,他被赠与了完整的装备,被送出湖中夫人的国度,出发探索世界,但这些装备中并没有无毁的湖光(Aroundight),而且这把剑在传说中根本就不是由兰斯洛特佩戴使用的,但是在蘑菇看来,作为亚瑟王手下的第一骑士,至少也得有一把看得过去的宝剑吧,于是就找别人借用了一番o(╯□╰)o。

Berserker阵营:兰斯洛特,fate zero,fate系列

湖之骑士,不过已经被玩坏,现已制霸全流域…..

Berserker阵营:兰斯洛特,无毁的湖光,fate zero,fate系列

魔剑    无毁的湖光(Aroundight)

无毁的湖光(Aroundight)与誓约胜利之剑(Excalibur)一样,是由湖中精灵所打造的,两者的起源是一样的,所以使用起来的效果应该也是相当的,无毁的湖光也是绝不会毁坏的刀刃(突然想到了矛盾之争)。不过与成为正义化身的圣剑Excalibur不同,由于兰斯洛特为解救桂妮维亚,曾用此剑杀死过自己的同伴,所以Aroundight堕落成为魔剑的代表,不过这对它的威力其实没有太大的影响。因为Aroundight的特殊属性,所以需要封印其它宝具才能够解放,不过一旦使用起来,兰斯洛特就成了bug般的存在,因为Aroundight能够让使用者兰斯洛特的全部的参数值提升一个等级,这是个什么概念呢?先来看看兰斯洛特在普通情况下的参数:

筋力 A、耐久 A、敏捷 A+、魔力 C、幸运 B

其实在普通情况下,兰斯洛特的数值就已经压过了卫宫士郎控制下的Saber,而如果再把全参数提升一个等级,就变成了:

筋力 A+、耐久 A+、敏捷 A++、魔力 B、幸运 A

这实在是太恐怖了,就算是以远坂凛为Master的最强Saber也完全不是这个状态下的兰斯洛特的对手,甚至可以说这个数值已经突破天际了,两次圣杯战争中三围最强Servant没有之一,不过这也从另一方面体现了间桐雁夜作为Master的资历是如此的优秀。而且在传说中,兰斯洛特有屠龙的经历,所以这把剑上也带有屠龙的性质,会对带有龙属性的英灵造成额外的伤害。所以如果Master的身体条件对等,兰斯洛特和Saber全力一战,那身为英国红龙化身的Saber几乎可以肯定会扑街,Fate/Zero中Saber与兰斯洛特的最后对决也正是如此,如果不是因为雁夜身体扛不住挂了,给了Saber偷袭的机会(Saber自己都觉得赢得可耻,就如同当年折断石中剑的那场不公平的决斗一般),只要再多几秒钟,Saber就真要退场了。

这还不算什么,一般来说狂化后虽然战斗力有了很大提升,但是因为失去了理智,所以实际的综合战斗能力还是会打些折扣的,但是兰斯洛特还有名为无穷的武练的保有技能,也就是说即使是狂化失去理智,也能够100%发挥自己全部的战斗能力,包括一些特殊技能。不过兰斯洛特最吸引人眼球的还是他特有的伪装能力(并非为了己身的荣光)和抢宝具技能(骑士不死于徒手),如果说无毁的湖光可以克制住Saber的话,那骑士不死于徒手这一招完克金闪闪,“我的就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也就是说金闪闪投放的武器越多,兰斯洛特就越强,而且无论是什么东西,就算只是一根树枝也能当宝具使用。技能克制Saber又能克制金闪闪,作为Berserker登场的兰斯洛特,实力实在是爆表级的,普通的魔术师就很难驾驭这种Servant了,更何况是半吊子的雁夜呢,所以雁夜时不时就得吐血也是没得办法的呀…..

不过兰斯洛特整个就一抖M,参加圣杯战争的目的只不是是希望得到亚瑟王的惩罚,不停的挑衅Saber,只是希望能激发Saber的全部实力来打倒自己。因为作为一名骑士,背叛了自己发誓守护的国王,这让兰斯洛特受尽内心的煎熬,当他得知亚瑟王御驾亲征来讨伐自己的时候,其实内心还是很欣慰的,因为这样的话就能负荆请罪了,但是最后在其他人物的参与下,赎罪的计划并没有得以实施。Saber当年也并没有怪罪他与王后的意思,毕竟因为Saber身为女儿身,不能满足王后的生理渴求,于是就对自己最信任的骑士采取了睁只眼闭只眼的态度(Saber原来是NTR爱好者啊o(╯□╰)o)。虽然最后因为旁人的存在不得不摆出惩罚的姿态,但是实际上却无所谓。可是王后和兰斯洛特却觉得非常过意不去,所以一直希望能够亚瑟王能真心的惩罚他们两个(两个抖M,突然觉得这三个人的关系太混乱了,难道兰斯洛特其实是双飞…..)。最后被Saber捅了一剑的兰斯洛特在国王的怀中安然离去,也算是让他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吧……

与结局美好的兰斯洛特不同,他的Master间桐雁夜可以说是两次圣杯战争参战的Master中最悲剧的角色,就算是Fate/stay night中没有机会登场的巴姐和Caster的原Master,也比雁夜要幸运百倍,作为间桐家最后的良心,雁夜从一开始就注定了自己的悲剧结局,实在是可悲可叹呀,雁夜叔,一路走好TUT。

间桐雁夜,是间桐家的二男,虽然是老二,不过作为魔术师的潜质却远优于自己的兄长间桐鹤野(从这里就能看出,为什么魔术师家族一般都会生几个,毕竟到底后代的资历如何,也不能一生出来就知道),所以本来虫爷是准备让雁夜继承家族的,虽然只是象征意义上的家主,但是间桐雁夜毕竟也有能够成为高富帅的机会的。不过习惯于自由的雁夜根本受不了虫爷的束缚,于是甘愿离家出走,去当一个文艺屌丝。雁夜的爱好是文学、旅游和摄影,标准的文艺青年,初期的人设完全是一副玩世不恭的不良样子(或者说是文艺造型?!),被武内崇吐槽“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恶役”,所以后期被改成了现在这种更加老实的面孔。

说到雁夜就不得不说他与禅城葵以及远坂时臣之间的感情纠葛(老虚,你到底有多喜欢这种三角的复杂关系啊!)。虫爷虽然身体不咋的,但是作为老妖怪,眼力还是不错的,早早的就发现了禅城家血统的优越性,于是就把怂恿自己的二儿子雁夜去接近禅城葵,希望能把禅城葵引入自家供自己调教。雁夜作为姐控,对比自己大三岁的禅城葵是一见钟情,可惜禅城葵只把他当弟弟,虽然很爱护,却不给他进一步的机会。而且雁夜也并不希望自己娶的老婆结果被虫爷搞去调教,所以也一直比较克制,结果最后让后来插入的远坂时臣捷足先登。发现远坂葵是真心爱着远坂时臣后,雁夜就彻底压制住自己的爱意,全心全意祈求远坂葵能获得幸福,而他自己为了缓解心情并摆脱虫爷的控制就开始了云游四方的生活(真·屌丝,鉴定无误)。

间桐雁夜非常厌恶魔术师,尤其是老爹虫爷和情敌远坂时臣,那么雁夜对魔术本身抱着怎么样的态度呢?是不是也是完全的厌恶呢?我想,作为魔术师家族的一员,间桐雁夜至少也曾经憧憬过,也曾经希望能够成为一位魔术师,不过因为虫爷使用的方式很恶心,才让他选择逃离间桐家,但是至少在他刚离开的时候,并没有多少对魔术师已经魔术本身的厌恶,只是不想学习间桐家恶心的魔术而已,要不然他也不会安心的将禅城葵交到远坂时臣的手上。真正让他对魔术师产生仇恨感的原因是远坂时臣将远坂葵的女儿远坂樱过继到间桐家,因为他知道间桐家的实质是什么,知道小樱会受到什么样的对待,他无法容忍的其实是远坂时臣“拥有了他想要的一切,却蔑视他想要的一切”的这种行为,所以说得直接一点就是嫉妒,远坂时臣成为了他梦想成为却不能成为的使用正常技术的魔术师,而且把自己一直深爱的妹子把到手,还生了两个无比可爱的女儿,但是拥有这一切的远坂时臣却又轻易地将女儿送到间桐家受虐,这简直就是在扇间桐雁夜的耳光。于是身体羸弱的间桐雁夜毅然决然的做出了相比于其他Master来说最勇敢的决定,以半吊子的身份参加第四次圣杯战争,用自己全部的生命去拯救饱受摧残的少女,去报复NTR自己的高富帅。但是魔术本身就是一个很危险的东西,对身体的负担极大,就算是经过正统学习的魔术师也不能总是保证自身的安全,对于半路出家的间桐雁夜来说这更是致命的,间桐雁夜以生命为代价才能勉强驾驭喜欢暴走的Berserker,最后只过了短短的十一天,间桐雁夜就彻底的油尽灯枯了。

间桐雁夜最悲剧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是自己喜欢的妹子被别人抢走吗?不是。是自己关心爱护的小樱被自己的父亲凌辱吗?也不是。间桐雁夜最悲剧的是明明为了拯救小樱而参加圣杯战争,却不得不依靠凌辱小樱得来的魔力进行战斗;是明明深爱着远坂葵,却因为麻婆的嫁祸而被其痛恨;是明明想要守护自己心爱的女人,却在失去理智时差点将其掐死(虽然没死,但是因为巨大的精神打击加上大脑长时间缺氧,远坂葵醒了后变成了废人,没过几年就去世了);是明明已经看到了圣杯的身影,却耗尽自己的生命,倒在了小樱的面前,无法实现拯救小樱的诺言。虽然间桐雁夜的理想和卫宫切嗣比起来显得很微不足道,但是这两者却有着同样伟大的自我牺牲精神,可惜在老虚的笔下,这些带有个人英雄主义色彩的角色注定是悲剧的,不过因为切嗣的理想显得比较宽泛,所以有些人并没有什么感觉,但是对于间桐雁夜这种看得见摸得着的非常实际的理想,只要是思维正常的人都能理解,所以间桐雁夜当选最苦逼Master就显得十分正常了。

最后提一点,虽然一般我们都说“自古枪兵幸运E”,不过幸运值最低的其实是作为Master登场的间桐雁夜,虽然Servant兰斯洛特的幸运值挺高的,不过间桐雁夜的幸运值却是负数,但是在非常不幸的同时却能够在不幸达到顶点的时刻因为奇妙的命运安排而巧妙地把握幸运(可以理解为物极必反),也正是多亏了这点,雁夜才能在第四次圣杯战争中以十分不利的条件几乎存活到最后,不过从结局来看,其实雁夜还不如早点退场,要不然也不会受这么多折磨了,所以幸运的存活到最后才是最大的不幸啊!

Berserker阵营:间桐雁夜,fate zero,fate系列

闪瞎双眼的幸运值,利用无比的勇气弥补自己的不足

参加第五次圣杯战争的Berserker可以说是国人最熟悉的希腊神话人物之一,大力神赫拉克勒斯Ηρακλής),虽然一开始听到赫拉克勒斯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不过看到海格力斯这个译名是就猛然醒悟了,依稀还记得以前看过一部讲述这位大力神成长过程的国语配音的动画片(好像是从国外引进的,不过我现在也不记得自己到底看了多少了,只记得海格力斯的老师是个半人马),在那里面就把赫拉克勒斯翻译为海格力斯,因为这是我对这位英雄的第一印象,所以长期以来都只认识海格力斯,而不认识赫拉克勒斯,现在想想也挺惭愧的…..

赫拉克勒斯作为英灵给留下深刻影响的是他那一身黝黑却闪着油光的强♂健♂肌♂肉,再加上一把看似随意制作出的大板斧和极度强悍的近身肉搏能力。拥有着

筋力 A +、耐久 A、敏捷 A、魔力 A、幸运 B、宝具 A

这样傲人的三围,再加上达到A级的战斗续行能力和B级的心眼(伪),可以说单凭近身肉搏战,没有任何一个Servant能够轻易地击倒赫拉克勒斯,而且因为bug般的宝具十二试炼God Hand,直译就是金手指,这算吐槽吗?),拥有12条性命的赫拉克勒斯可以说处于无敌的境界,所以依莉雅的自信也就很容易理解了。

当然作为完成过“十二件难以达成的任务”的大力神,赫拉克勒斯拥有着极大的适应能力,虽然他最擅长的是弓箭,但是根据需要,也可以非常熟练的使用任何其他的武器,所以实际上除了Caster外,赫拉克勒斯完全能胜任其余的任何一个职阶,可惜的是因狂化而失去了丰富多彩的剑技、技能和一部分宝具,如果赫拉克勒斯以其他职阶参加圣杯战争,那又会是怎样的结果呢?这还是值得思考一番的。

Berserker阵营:赫拉克勒斯,fate stay/night,fate系列

和金闪闪一样,赫拉克勒斯也与狮子有不♂解♂之♂缘

作为宙斯的私生子以及大力神,赫拉克勒斯拥有着极高的神性(A),甚至超过了金闪闪的实际神性(因为对神的厌恶,金闪闪从A+将为B),神性高有一定的好处,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和某些英灵战斗的结果,但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赫拉克勒斯最后也正因为自己的神性而被金闪闪的对神专用SM宝具天之锁完克。

虽然作为Berserker登场的赫拉克勒斯因为狂化后能力封印,只剩下十二试炼这一个宝具,但是实际上赫拉克勒斯的宝具并不只有一个,还有一个源于他猎杀九头蛇许德拉(Hydra)的射杀百头Nine Lives)。说是射杀,当然指的是弓箭,当年赫拉克勒斯也正是用弓箭一举灭掉了号称不死身的九头蛇。但是实际上这个宝具显得比较特殊,因为这个宝具并不指的是那个弓箭,而更接近于一种技术,就如同佐佐木小次郎的秘剑燕返一样,宝具的实体是“以全部攻击重合起来一般的高速来放出的九连击”,是一种攻击手段,无论是用什么武器,赫拉克勒斯都能够完成这个攻击技能。如果是弓箭,那就是几乎同时射出的九只箭;如果是刀剑,就是几乎同时暴砍九次;如果是长枪,就是几乎同时连续突刺九次….虽然赫拉克勒斯在圣杯战争中没有机会使用这个宝具,但是这个宝具实际上还是有登场的。在HF线中,为了击倒被伪圣杯(间桐樱)吞噬后黑化的赫拉克勒斯,卫宫士郎就依靠移植的Archer的左臂,投影出了附带射杀百头技能的大板斧,并用这个可以一击废九命的宝具击倒了赫拉克勒斯。

Berserker阵营:赫拉克勒斯,大板斧,fate stay/night,fate系列

FSN的HF线中,士郎投影的大板斧,因为使用的是红A的手臂,所以几乎完全还原了原始作品,自带技能——射杀百头

说到这里就不禁让人想起在Fate线中,士郎也是靠投影出来的石中剑(Calibur)一击废掉了赫拉克勒斯的七条命,我一直对这个结果表示严重质疑,虽然石中剑作为选王剑,拥有特殊的魔法,但是为什么能够一击杀死Berserker七次呢?这就实在让人难以理解了。而且在这里也有一个我一直以来都觉得很奇怪的地方,按照Saber的说法,当她拔出石中剑后,容貌就永远的停驻在了当时的模样,变得不会老去,那么这个魔法按理说应该是石中剑附带的功能,但是后来虽然石中剑被折断了,但是Saber却依旧没有变老的迹象,除非这个青春永驻的魔法是一次性的,一旦施法完成就与剑没有任何关系,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得通。不过具体到底是什么,我们也没必要追究,毕竟作为玩家,总不希望Saber从Loli变成欧巴桑吧…..

依莉雅丝菲尔・冯・爱因兹贝伦Illyasviel Von Einzbern,从名字可以看出爱因兹贝伦家应该是德国贵族后裔),Fate/stay night第四女主角,本来FSN是有4条线的,可是奈绪蘑菇实在是太懒了,后来不想写,就把依莉雅的路线砍掉了,于是依莉雅就从第四女主变成了第一女配角,不过因为依莉雅在整个故事中的戏份还是很多的,所以我还是把她放在女主角之一的位置之上。

作为卫宫切嗣的亲生女儿,依莉雅其实比被切嗣收养的卫宫士郎还要大一岁,所以应该是姐姐(已满18岁的义姐哦,推到什么的完全没问题,才不是什么犯罪呢….),由于卫宫切嗣当年是以上门女婿的方式进入爱因兹贝伦家的,所以依莉雅就随母姓。爱因兹贝伦家最拿手的就是人造人,不过这里的人造人并不等同于我们想象中的科学怪人那样的行为,而应该是克隆与人体改造的结合体。相比于自己的母亲爱丽丝菲尔·冯·爱因兹贝伦,依莉雅显得更为完善一些,能力也有很大的提高,所以身为Master的能力在历代的Master中属于特高级别,拥有数倍压倒通常魔术师的魔术回路。作为最强魔术师Master,与能力极高的赫拉克勒斯可以说是绝佳搭档,也只有依莉雅能够承受住并激发出赫拉克勒斯全部的潜能。

虽然在圣杯战争过程中,赫拉克勒斯几乎只会“啊啊~~”的大叫,但实际上赫拉克勒斯刚被召唤出来时,虽然已经附带了狂化的技能,但是却没有丧失理智和对话的能力(这可能就是神性高的优势),而且还很喜欢和依莉雅聊天(B叔,你果然是loli控)。不过一直视自己为优雅的Lady的依莉雅瞧不起B叔的丑陋,总觉得赤身裸体的B叔很刺眼,所以不愿意跟他说话。但是随着依莉雅在不断战斗的锻炼中成长起来,B叔的理性渐渐被狂化所取代,等到依莉雅开始对B叔感兴趣的时候,赫拉克勒斯已经完全失去了交流的能力,但是守护依莉雅的心却一直都没有变过。

Berserker阵营:依莉雅,fate stay/night,fate系列

赫拉克勒斯&依莉雅

本来依莉雅背负了杀掉爱因兹贝伦的背叛者——自己的父亲卫宫切嗣的使命,不过等到了冬木后才发现父亲早已过世,于是就把兴趣投向了父亲的养子、自己的义弟——卫宫士郎身上,因为曾经被父亲抛弃过(其实卫宫切嗣一直希望能够再见到依莉雅,只是爱因兹贝伦家的当家不允许,依莉雅并不知情,所以认为是被抛弃了),所以非常害怕再被别人抛弃,于是总想把士郎做成人偶,因为只有人偶才不会背叛自己。在Fate/stay night中,卫宫士郎凡是与依莉雅相关的Bad End,最后的结果一定都是被依莉雅做成人偶带回城堡进行调教…..

虽然依莉雅从小就被灌输了欧洲宫廷式的礼仪,总显得十分的优雅,不过却完全没有生活常识,而这种天使与魔鬼并存的性格也算是一个萌点吧。依莉雅也和自己的母亲一样,继承了初代当家——冬之圣女里姿莱希·羽斯缇萨·冯·爱因兹贝伦Lizleihi Justica von Einzbern)的记忆、基因和人格。在HF线的最后,为了拯救以自己生命为代价而破坏圣杯的卫宫士郎,身着华丽的天之服的依莉雅就如同当年的冬之圣女一样,甘愿成为了大圣杯的祭品,并以此为代价换回了卫宫士郎的灵魂。Fate/stay night三条线中,只有在Fate线中,依莉雅才活到了圣杯战争结束之后,UBW线中刚进入最后的高潮部分,就被金闪闪来了个黑虎掏心,这个是最惨的结局。不过即使是在Fate线中,依莉雅也逃不过死亡的宿命,由于自己的身体只是为了这一次圣杯战争而准备出来的,所以虽然活到圣杯战争结束之后,但是也只剩下一年的生命,也就是说等她19岁时必定会死去,这是无法改变的命运,人造人毕竟和普通人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

关于远坂葵(禅城葵):

由于间桐雁夜实在是太过于值得同情,导致很多人对远坂时臣可以说是完全没有好感,那么夹在这两者之间的远坂葵到底应该怎么办呢?有些人出于对雁夜的同情,觉得远坂葵最后对雁夜说的话太过分,不过在我看来,这只不过是同情的滥用。

首先,对于间桐雁夜,禅城葵并不讨厌,但作为年长者的禅城葵只把雁夜当做弟弟,至少她从没有产生过爱情。不管是普通人还是魔术师,爱情都是自由的,虽然有时也会掺杂家族的意见,但是并不是完全的包办婚姻,像肯尼斯和索拉当初也是相互之间一见钟情才定下婚约的。虽然间桐雁夜和禅城葵相处的时间更长一些,但是相处的时间长并不代表一定要在一起,青梅竹马各奔东西的也不少见。

其次,禅城葵是真心深爱着远坂时臣,不要问为什么,因为爱情有时就是这样让人摸不着头脑。禅城葵并不是不了解魔术师,从剧情推测,禅城家应该也是比较古老的魔术师家族,要不然禅城葵也不会生出凛与樱这样优秀的女儿,只不过她肯定不是长子(女),所以没有继承任何魔术刻印。身为魔术师家族的一员,禅城葵从小就知道自己肯定会成为某个魔术师的妻子,也很清楚作为魔术师的妻子应该承担怎样的义务,即使知道自己只是魔术师家族延续魔法的工具,但是她却从不后悔自己做出的选择,这就是爱情,所有的一切都是出于对远坂时臣满满的爱!

再次,对于将自己的女儿远坂樱送到间桐家,远坂葵虽然不情愿但是也很无奈,因为这就是身为魔术师的妻子必须履行的义务——服从丈夫的安排。而且提出过继这个要求的是间桐雁夜的兄长间桐鹤野,远坂时臣在决定过继之前肯定跟远坂葵说明过这一切的原因:因为间桐家唯一还保有魔法回路,能够继承家主之位的间桐雁夜离家出走,为了避免家道败落,只能选择从其他的魔术师家族过继子女继承本家族的魔术技能;而且远坂樱只有过继到别的家族成为继承者,才能够避免优良的品质不至于废弃掉。作为魔术师家族的后裔,魔术师的妻子,远坂葵只能同意过继的请求,但是在她看来,这一切的起因其实正是出在间桐雁夜的身上,因为如果间桐雁夜选择继承家业,就不需要把自己的女儿过继到间桐家了。

最后,正是因为知道圣杯战争的残酷,知道间桐雁夜对远坂时臣的满腔仇恨,所以当看到倒在雁夜身旁的时臣时,远坂葵几乎被悲伤所击倒,并立刻认定就是间桐雁夜杀掉了自己心爱的丈夫。为什么远坂葵要指责间桐雁夜,说他并没有真正喜欢过任何一个人呢?其实这可以用单方面的善意来解释,远坂葵虽然并不讨厌间桐雁夜,但是也并没有任何希望雁夜照顾自己的想法,对她来说,雁夜对她以及她的女儿们的照顾其实只是单方面的善意。远坂葵知道雁夜是喜欢自己的,但是这种喜欢只是单方面的,她永远都不可能做出任何回应,因为她的全部都属于,也只属于远坂时臣一个人。雁夜自以为远坂葵十分痛苦,妄想着凭借自己的力量去拯救自己心爱的女人,妄想着她能够回心转意,但是却完全没有考虑过远坂葵的想法,其实雁夜的想法一开始就错了,因为远坂葵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样痛苦,虽然不舍得自己的女儿,但是对于有着充分思想准备的远坂葵来说,这并不是不可忍受的,至少她还有自己的丈夫和另一个可爱的女儿。虽然雁夜的理想在我们看来是正确的,是可歌可泣的,但是对于远坂葵来说,这只是单方面强加的善意,所以与恶意无异。因为雁夜离家出走,自己只能送一个女儿到间桐家抚养,结果造成这个恶果的人反过来还指责并杀掉了自己深爱的丈夫,所以作为一位母亲、一位妻子,远坂葵有充分的理由责问间桐雁夜。

我并不是想黑雁夜叔,至少他那敢于自我牺牲的奉献精神和坚强的意志还是值得赞许的,但是英雄并不是由他自己认定的,自以为是的英雄最终难免会走上破灭之路…..

Berserker阵营大概就到这里,下一篇将是最后一组,绝对弱者Assassin

本文是全系列中第6 / 11篇:Fate分析系列

anyShare分享到:

记忆中的圣杯战争之Berserker阵营:赫拉克列斯与兰斯洛特与间桐雁夜》上有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