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于《狂骨之梦》——京极堂系列新本格推理小说作品

继《姑获鸟之夏》之后的《魍魉之匣》与《狂骨之梦》依旧延续了京极堂系列的诡异与宗教色彩。看过动画再看小说的《魍魉之匣》,并没有给人一种全新的感受,可见动画改编的成功。然而看完前面两卷的小说再看《狂骨之梦》却有种奇特的耳目一新的感觉。也许是来自第一人称向第三人称叙事的转变,也许来自本作中缺少大段大段的知识普及,也许是《魍魉之匣》带给本人的冲击最大,感受最强而本作相较之下就稀疏平常了吧。

京极堂系列一个特色是登场人物心理与主题的魔物总是有某种契合度,这个在《魍魉之匣》中有很好的体现。人心的缝隙,现实与彼岸的分界线都是魍魉的具体化身,而这些都是极其常见的思维。同时这种常见性又与所谓的过路魔现象相契合,照成符合思维过程的同时也与作品中的情节相呼应,形成一个很好的主题伏笔。如果说《魍魉之匣》中的魍魉是个很好的主题魔物,那么这个所谓的狂骨就是很让人纠结的主题设定。

一是因为这个魔物给人一种太具体的感觉,本身名字就能给人一种很具体的存在感,而作品中又有意无意的把之固定为骷髅白骨的形象。与前面的作品中魔物生于人心不同,这次的魔物有现实的直接形象,这就使得本作在思想与文学艺术方面都弱于前面两卷。同时由于与前作主题使用方法的不一致,更导致再阅读完前面作品后阅读本作容易产生混乱,这也是该作给本人感觉一新的一种原因吧。

二是因为本作并未对这个魔物进行任何衍生的阐述,本作中的京极堂不知咋回事,基本没有大段大段的“废话”,于是自然借其口而产生的所谓的衍生也无从谈起。究其本因就是这个主题魔物实在是太过具体,确实是不好展开。同时又因为这个魔物与前面的产女或是魍魉不同,是日本人自己想出来的,而并非来自古中国的舶来品。没有历史的沉淀,自然也无法弄出什么内涵来。最后作者唯一能联想到的衍生还是来自《西游记》中沙僧所佩戴的骷髅头,但是这种衍生于文学作品的生命力自然不及源于生活的本草纲目中的描述。

三是这个魔物主题很难与作品中出现的天主教联系起来,导致作品中部分时间都脱离主题。更不幸的是似乎作者京极夏彦对天主教等基督教派的了解没有对佛教各宗,神道教各派来得如数家珍般的熟悉,于是使得这些脱离主题的部分更加单薄。看得出作者希望能靠心理学的大家弗洛伊德的各种论述来救场,以补充不足的内容。无奈就是这个弗洛伊德作者也不是那么熟,两个瘦子拼一块还是比不过后来的胖子。所以最后读完一个强烈的感觉是本作中间存在一个空洞。很明显结尾一进入密宗与神道的论述时,我们熟悉的京极堂就又回来啦。

四是这个主题也很难与之前的主角关口巽联系起来,相信这也是为何本作放弃使用第一人称撰写的原因之一吧,但是如果因为没有联系所以就放弃了也就很正常,问题是作者还是忍不住想把这个主角牵扯进去。明明就没有什么相关性,偏要让主角有相应的对狂骨的恐惧,于是又给人一种很突兀的感觉。

主题设计没那么成功也就罢了,遗憾的是本次的解密相比之前作品也有些让人觉得牵强。所谓牵扯1500年历史的案件怎么看都有点夸张与搞笑。京极堂对这段历史的推理其实完全站不住脚,但是由于他从没说自己所说的就是真相,所以也只能选择相信。与《姑获鸟之夏》一样,本人基本看完前面就已经猜出所谓朱美的身份与大概的犯罪形式,当然啥拥有1500年的组织的神展开估计没有人能想到,所以看到所谓的“答案”有种很强烈的被坑爹的感觉。相比之下,《姑获鸟之夏》没有啥神展开,虽然案件同样简单,但是精神分析还是挺有趣;而《魍魉之匣》不但案件奇诡,而且展开合情合理,加上宗教与精神的分析,总体比本作要好很多。

最后说说在本作中登场的宗教:天主教与东密。与作者相同,本人也对基督教派各宗不熟,读本作才第一次知道新教只认洗礼和圣餐为圣礼,天主教才有神父,新教只有牧师。天主教才有告解,新教只用也基本只能做弥撒。东密是藏传佛教密宗传入日本的一支,对密宗本人还能算一知半解,但佛教基本思想与最终目的是相同的,不同的是修炼方法。本作中所诉那种修炼方法真是很大胆,也印证了密宗中有不少教派过于追求最终目的,最后是欲速则不达,甚至走向邪门歪道。

anyShare分享到:

乱于《狂骨之梦》——京极堂系列新本格推理小说作品》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