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圣杯战争之Lancer阵营:自古枪兵幸运E与迪卢木多与库丘林

3、自古枪兵幸运E——Lancer

Lancer阵营:枪兵,Fate/stay night,fate系列

不知道是不是奈绪蘑菇的刻意安排,第四次和第五次圣杯战争中登场的Lancer都是凯尔特神话中的著名英雄,所以这两个人说到底还是老乡。俗话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这两位Servant要是见了面估计也会泪流满面,不过这不是感叹穿越时空的相见,而是感叹同为老乡,也同为幸运E的命运……

第四次圣杯战争的Lancer,真名是迪卢木多·奥迪那(Diamaid O Duibhne),凯尔特神话(Celtic mythology)中著名英雄,栋恩(Donn)之子,传奇英雄芬恩·麦克库尔(Fionn mac Cumhaill)领导的费奥纳骑士团(the Fianna)强大的战士。是个重情重义,光明磊落的男子汉,被称为“光辉之貌”,拥有包含救援精灵王玛纳南、力战洪流三王枭首破咒、击败海上三王和达努神族的女神等众多事迹。

虽然迪卢木多被称为是“有两把刷子的男人”,我们也都知道作为Servant,他拥有两件宝具,破魔的红蔷薇Gae Dearg和必灭的黄蔷薇Gae Buidhe,但是传说中光辉之貌的武器却不止这两件。在凯尔特神话中,迪卢木多的武器其实是双枪双剑一把刀,除了前面提到的双枪外,还有双剑——盛大的忿怒Moralltach和微小的忿怒Beagalltach,以及一把名为Gearrasgian的刀。所以可以说,迪卢木多作为战士还是比较全面的,并不仅仅只能胜任枪兵的职阶,Fate/Zero中其实对他的能力多少有些刻意压制。

在进一步了解迪卢木多之前,有一个名词需要值得注意,那就是geis,也可拼作geas/geiss/ges,复数形式geasa,译作怪忌、禁制或誓约。它在凯尔特神话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分量,却又是最隐秘的部分。可以说作为Lancer登场的两位英雄,在传说中都是倒在了Geis的脚下。

geis是凯尔特战士们的神圣誓约,无论是自愿发誓许下或是他人用法术或誓言立下,基本上不可违背。它是神话英雄通常不为人知的禁忌或致命弱点。不过比起夺命诅咒,它更像是“XX情况下,不可/不应/不能不如何做”这样的严格行为规范。英雄和勇士加入神圣的团体(比如某骑士团)或得到什么超自然的赠予(比如某些女神)时,通常都会有禁制加诸于身。它有予以加持祝福的一面,也有设限抑制的一面,遵守则得益,违背则受害。虽然整个相关系统是如何运作如今无人得知,但有一点是确定的:下禁制的人地位越高,其束缚力越强。

迪卢木多背负的geis还是蛮多的,有些是别人给专门针对他订的,有些是他自己规定的,还有一些则是组织条令,比如:

1、会被野猪害死,但害死他的野猪也不会比他活得久(由安格斯的管事长洛克下的禁制,他是间接对象)

2、不可狩猎野猪(与前一条相对,据说这是他的养父安格斯为使他免于受害而加在他身上的)

3、无论身在何处,如果有女子在场,绝不先于她进食或饮酒(自订)

4、不可拒绝身处困境的女子的请求(自订)

5、不从边门进出王者府宅(自订)

6、听到猎犬的吠叫必须参与狩猎 / 必须脚不能停直至追上猎犬为止(出处不明)

7、观看比赛时必须援助落败方

8、同伴提出要求时不可拒绝

9、勇士团同伴呼喊战号时必须回应(费奥纳勇士团的入团条令之一)

……

虽然与迪卢木多相关的传说有很多,但是最有名的应该还是他与格兰妮的爱情故事,这个故事要是讲起来会很长,所以我就不详细叙述了,只是提一下值得我们注意的地方。

第一,格兰妮一开始并不知道要嫁的是骑士团长芬恩,而是以为会嫁给芬恩的儿子或孙子,因为芬恩的年龄都能当她的爷爷了,所以当她知道真相后就开始后悔。虽然迪卢木多的魔力美人痣是直接原因,但是从本质来说,还是代沟的问题。

第二,迪卢木多虽然对格兰妮一见钟情,但是作为将忠义视为最高法则的骑士,多次拒绝了格兰妮的私奔请求。而且在后来长达十六年的私奔过程中,迪卢木多一直守身如玉,绝不侵犯格兰妮,因为他只是被迫带着格兰妮“旅游”,如有可能,他还是希望格兰妮能和芬恩和好。直到后来芬恩明确表示原谅他们,并让他们成婚后,他才真正的和格兰妮结合为一体。

第三,迪卢木多带着格兰妮私奔虽然有私心,但主要还是迫于自己的做人准则。也许有人会奇怪,把自己老板的老婆拐走了,还有什么骑士准则?其实如果仔细了解一下,大家就会知道迪卢木多是多么的无奈了。首先,格兰妮在迪卢木多多次拒绝之后,对其下了geis,“噢,迪卢木多,我对你立下禁制(geis),以德鲁伊肃穆的咒法约束于你,以真正英雄绝不会打破的誓言约束于你:在芬恩与他人自沉睡中醒来之前,你须娶我为妻,救我免于此次可憎的婚约。”格兰妮的父亲康马克在盖尔人传统中被视为第一个创业者、立法者和建国者,在其统治期间,他是整个爱尔兰的最高国王。格兰妮作为最高国王的女儿,迪卢木多是无法拒绝她所下的禁制的。而且他本身也还有“不可拒绝身处困境的女子的请求”这个geis。其次,迪卢木多在格兰妮下了geis后也没有马上和其一起逃离,而是询问了所有当时还清醒的战友,这其中还包括被NTR的骑士团长芬恩的儿子莪相和孙子奥斯卡,结果所有人都支持他答应格兰妮,与其私奔(由此可以看出芬恩与格兰妮的结合是多么的不被接受,连自己的儿子和孙子都反对)。而且在后来的追捕过程中,这些支持他的战友们依旧站在迪卢木多的这一边,而不是骑士团团长那一边,时常给予迪卢木多各种帮助,这也是他能够潜逃十六年的重要原因。

第四,虽然私奔途中,迪卢木多一直克制自己,和格兰妮划清界限,但是格兰妮却一直都在诱惑迪卢木多,希望他能真的接纳自己,可惜迪卢木多硬是撑了十六年!而且格兰妮还时不时会提出一些非常任性的要求,作为骑士,虽然很无奈,但迪卢木多也只能硬着头皮满足她的要求。

第五,在迪卢木多最后一次狩猎时,本来格兰妮要他带上Gae Dearg和Moralltach,但是迪卢木多坚持己见,选择带上Gae Buidhe和Beagalltach,结果因为野猪有魔力防护,必灭的黄蔷薇完全没用(这也是为什么在对战Saber时,必须等到Saber脱下魔力盔甲才使用Gae Buidhe)。而在受伤之后,本来只要芬恩打水捧在手中,喂给迪卢木多喝就能得救,可是芬恩连续两次将水从指间漏完。奥斯卡见状,知道芬恩时故意要置迪卢木多于死地,威胁他的亲祖父如果他不救迪卢木多他就不会让他活着离开这座山。年迈的费奥纳首领畏惧于他孙子的怒火,第三次去取水,但是这次已经太迟了,迪卢木多已经没有了气息,带着最后的遗憾和无尽的悲伤离去。奥斯卡抱着战友的尸体狠狠瞪向芬恩,怒骂他的祖父,而芬恩的所作所为使费奥纳勇士团失去了战斗的缰绳。

所以归咎到底,迪卢木多最后落得那样悲剧的下场,再次证明了“红颜祸水”是至理名言。

Lancer阵营:迪卢木多的苦逼史,Fate Zero,fate系列

看起来美好的爱情故事,实际上是迪卢木多的苦逼史

虽然Lancer职阶贵为三骑士之一,但是参加圣杯战争的迪卢木多的能力却并不突出,只有敏捷性A+值得一看。在第一场战斗中刺伤了Saber,封印了Saber的Excalibur,这多少有些运气的成分(因为Saber有固有属性——天然呆,所以很好骗)。虽然破魔的红蔷薇和必灭的黄蔷薇听起来很牛X,但是只能对单兵使用以及极其有限的攻击范围使得这两件宝具多少有些鸡肋的感觉。说实话,要是真的全力一搏的正面交锋情况下,不要说Saber、Archer和Rider,就连Berserker和Caster估计都搞不定,唯一能应付的只有Assassin,但Assassin方面还有人数优势存在。

迪卢木多的Master肯尼斯·艾尔梅洛伊·阿其波卢德,出生于魔导世家阿其波卢德家,是第九代的长男,而且不负众望的是个天才。说到底,肯主任和远坂时臣其实都是同一类人,是典型的魔术师,在他们看来,魔术师的荣耀是比性命都重要的存在。当发现和自己战斗的是完全抛弃魔术师尊严的卫宫切嗣之后,肯主任感到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所以才会在受伤的情况下依旧不放弃对卫宫切嗣的攻击,但结果也只是被魔术师杀手卫宫切嗣轻松解决,毕竟卫宫切嗣就是肯主任和远坂时臣这种榆木脑袋的克星。

值得一提的还有他对未婚妻索拉·娜泽莱·索非亚莉的爱。肯主任对索拉是一见钟情,而且爱的非常深,就算知道了索拉爱上了迪卢木多,但至死他对索拉的爱都没有变过,从小说中也能明显体会出这种感觉。但也正是因为这种爱,让他对传说中自带NTR属性的迪卢木多戒备重重。

一提到枪兵,每个人脑中出现的基本都是“自古枪兵幸运E”。为什么身为枪兵会如此倒霉呢?其实作为Servant,英灵的各项指标主要受两方面影响,一个是先天的,也就是自己的传说,一个是后天的,也就是与Master相关的所有情况。

传说中,迪卢木多的结局确实很悲剧,但这只是幸运值低的原因之一,后天的原因才是主要的。迪卢木多一心只想实现对新Master肯主任的忠义,肯主任一心只爱着索拉,索拉则一心只爱着迪卢木多(这个是真心,并不是因为美人痣的原因,因为索拉出身于魔术世家,虽然没有魔法刻印,但拥有抗魔力),这种纠结的关系显然让迪卢木多痛苦不已,因为这简直就是传说的再现。而当最后被Master下令自杀时,再次被主人背叛的痛苦让其陷入疯狂的境地,诅咒背叛自己的Master,完全抛弃了自己一直希望能够保持的骑士形象,实在是让人同情。不过归咎到底,肯主任的战术失策才是最关键的问题,想干掉卫宫切嗣,就是这种下场…

Lancer阵营:肯主任,Fate Zero,fate系列

关系纠结的三人

第五次圣杯战争的Lancer,真名库丘林(Cú Chulainn),原名瑟坦达(Setanta) ,凯尔特神话(Celtic mythology)中半人半神的“光之子”,爱尔兰最伟大的英雄之一(《大河之舞》中还有专门的一幕讲库丘林)。光之神鲁格·麦克·埃索伦(Lugh mac Ethlenn)的儿子,出生在公元1世纪左右科诺尔·麦克·涅萨王(Conchobar mac Nessa)统治下的爱尔兰部族国家阿尔斯特(Ulster)。成年之后库丘林通过了影之国(Isle of Skye)女王的考验,学到了精湛的武艺、兵法。组建了著名的「赤枝骑士团」(Red Branch),活跃在前线保卫自己的祖国。他在战场上所向披靡,只要开始战斗,头发会变得火红,眼光慑人,令敌人望而生畏。

之所以改名是因为,他七岁的时候,赤手空拳的杀死了铁匠库兰所养的凶恶的猎犬。之后他宣称要代替猎犬保护失去爱犬的库兰,于是自己当库兰的20年的看门狗,因此被称为库丘林(意即“库兰的猛犬”)。这也是为什么别人总是把他和狗相提并论(虽然他自己很反感)。

虽然在战场上库丘林风光无限,但他的一生非常不幸,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杀死了自己的唯一的儿子肯拉克,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杀死了最好的朋友弗迪亚。最后被敌人的奸计所害,破坏了自己的geis,死在自己的魔枪之下。

库丘林在影之国时,与影之国女战士乌伊芙生下了儿子肯拉克。在库丘林与埃梅尔成婚后,乌伊芙无比愤怒,于是她密谋报复。她将肯拉克培养为一名优秀的战士,然后让他前往阿尔斯特。她让他许下三个geis:

1、不得再回来;

2、不得拒绝任何人的挑战;

3、不得说出他的身世。

后来因为库丘林不知道肯拉克的身份,所以决斗时直接下了杀手,等听了儿子临终遗言后,只能追悔莫及。

库丘林之后的死亡也是因为geis。在库丘林自己的geis中有这么三条:

1、因为自己名字的缘故终身不食用狗肉,不靠近火堆;

2、不能拒绝比自己身份低贱者送上的食物;

3、不能拒绝吟游诗人的要求。

在库丘林前往最后一战的途中,梅芙装扮成路边烤狗肉的老妇人邀请他吃狗肉,使其陷入两难的境地,不得不违背了自己的geis,从而失去了守护的力量。然后梅芙找来了吟游诗人里奥,让他命令库丘林交出Gáe Bolg。最后梅芙说着“王者之枪刺中王者!”的诅咒言语三次投出魔枪。前两次杀死了操车手和库丘林的爱马——马中之王摩喀灰,第三击让魔枪贯穿了库丘林的身体。但是故事到这里却并没有结束,虽然被必死的Gáe Bolg刺穿,但库丘林并没有马上死去,而是把掉出的内脏用水洗净塞回肚中,扶着自己的爱马把自己绑在石柱上,并大声嘲笑贪婪吮吸自己流淌进河水里血液的水獭。直到一只乌鸦停落在他的肩头,人们才知道,这位伟大的英雄已经死了。这也是库丘林拥有“战斗续行:A”的原因。

Lancer阵营:库丘林的死地,Fate Stay/night,fate系列

库丘林之石,传说中库丘林的死地

Lancer阵营:战斗续行,Fate Stay/night,fate系列

战斗续行

这里的战斗续行和Archer的单独行动是有很大区别的。Archer的单独行动是在没有Master或者远离Master时依旧能够保持强大的战斗力,而库丘林拥有的战斗续行是即使受到致命伤(就算是心脏被刺破)也不会那么容易死去。所以在Saber线中,为了掩护远坂凛逃跑,在被金闪闪用天之锁限制的情况下,被捅了半天才消失;而在Unlimited Blade Works线中,明明已经被言峰绮礼用令咒下令自杀,却依旧能够在刺破心脏的情况下反杀麻婆神父。

相比于鸡肋的迪卢木多,库丘林的实力还算对得起三骑士之名。Gáe Bolg作为单兵使用称为刺穿死棘之枪,平时虽然不怎么起眼,但却拥有扭转因果的必杀功能,当然对那些拥有心眼(真)的英灵效果并不明显,像Saber就凭借自觉躲过了必杀,但对付一般的英灵还是很强效的,而且消耗的魔力也不算多。除了对单兵使用外,Gáe Bolg还能作为对军武器,进行远程投掷时称为突刺死翔之枪,Gáe Bolg能分裂成很多支,落下后的效果就如同大面积轰炸一样,效果其实也不错,虽然被红A的炽天覆う七つの円环挡下了……

Lancer阵营:突刺死翔之枪,Fate Stay/night,fate系列

突刺死翔之枪

Lancer阵营:基友的正确用法,Fate Stay/night,fate系列

基友的正确用法,出自《Carnival Phantasm 》,Berserker的新技能

与迪卢木多的无奈相比,库丘林的幸运E基本都是自找的。要知道,迪卢木多作为Servant绝对是所有英灵中最忠诚的,毕竟实现忠诚就是他的根本目的,所以迪卢木多既是个好人,也是个好Servant。而库丘林却显得放浪不羁。Saber线和麻婆神父对着干,结果被金闪闪捅死了,Unlimited Blade Works线中又和麻婆神父对着干,结果被下令自杀了。所以虽然库丘林是个好人,但是却算不上一个好Servant,不听话的Servant当然死得快,这也怨不得别人。

库丘林的Master原本是巴泽特·弗拉加·马克雷密斯,不过这个角色是Fate/stay night中最悲催的,没有露过脸就被麻婆神父阴掉了。巴姐的祖辈曾是库丘林创建的赤枝骑士团的成员,所以她的耳朵上也挂着一个和库丘林一样的耳环,虽然没有明说她的祖辈是谁,但是很多人愿意相信就是库丘林(不过这只是一种愿望而已,反过来想一想,库丘林和巴姐要是真的搞到一块,违不违反直系血亲禁令呢?这都隔了几千年了o(╯□╰)o)。巴姐的绝招是逆光剑,能后发先至、一击必杀,就连作为Servant的英灵都能干掉,可以说是魔术师克制英灵的绝顶武器,不过条件比较苛刻,只能在对手使用宝具时使用。因为Fate/stay night里并没有登场,所以就不多说了。麻婆神父是砍了巴姐的左手抢得令咒后当的Master,这里就不多说了,后面再说。如果想要了解巴姐,可以去玩一玩《Fate/hollow ataraxia》,这里巴姐才是正式登场,最后巴姐还是住进了土狼家,成了土狼的后宫一员(羡慕嫉妒恨啊!!)。

 

Lancer阵营就到这里,下一篇登场的将是Rider阵营。

本文是全系列中第4 / 11篇:Fate分析系列

anyShare分享到:

记忆中的圣杯战争之Lancer阵营:自古枪兵幸运E与迪卢木多与库丘林》上有21条评论

  1. 我想问一下,既然亚瑟王是女儿身,那她的皇后知不知道啊?还有,他不是死于他私生子的重创吗?而这个私生子在传说中是他与他姐姐生的,在Fate/stay night中saber也有回忆起这个片段,那货被saber一矛刺死时居然把saber叫作“父王”。他是saber的私生子。那他是亚瑟王她老姐生的,还是亚瑟王(SABER)自己生的?不知fate是怎么设定这一关系的,求解答。

    • 皇后其实知道亚瑟王是女儿身(而且不止皇后一个人知道,像兰斯洛特也知道,不过知道的人都并不在意王的身份,更主要的是王的能力),她们之间的结合有各种因素在里面,并不完全是爱情什么的,那场婚姻更像是一种表演。但因为自己在某些方面不能满足皇后,所以亚瑟王一直对皇后感到很愧疚,对皇后和兰斯洛特的私情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因为后来有人当众揭发,才不得不为了维护国王的权威而惩罚两人。至于Saber的儿子嘛,你可以把这理解成克隆o(╯□╰)o,毕竟亚瑟王的老姐是出了名的黑魔法师,而亚瑟王那个时代的魔法还是比较强的,能干出什么也没什么奇怪的(当然这完全是看作者怎么说,毕竟只是设定,想怎么说都行),而且那个还不一定是可爱的男孩子哦,长得和Saber一模一样,是女儿也说不定….

    • 知道就不能叫“父王”吗?你可以理解为摩根(亚瑟王他姐)生出了Saber的克隆体,那莫德雷德难道得叫Saber母亲吗o(╯□╰)o,毕竟Saber的公开身份是亚瑟王,是男的,知道其真实身份的人不止一个,但是也不多,只有最亲近的一些知道……

  2. 还有问题。按FATE的解释,圣杯只能实现一个人的愿望,这样就势必导致英灵与主人之间的矛盾(特殊愿望除外)。主人有咒令,可以令英灵自杀,所以理论上英灵是争不过主人的。那英灵为何还要帮主人啊(反正自己的愿望也实现不了)?难道到英灵都是笨蛋,连这点都不知道?(没理由啊)或者他们都想好了要怎么干掉主人了?(寒~~~)真可怕。。。求解答。

    • 圣杯就是个大杯具,只有吸收了全部7位Servant之后,大圣杯才会完全降临,所以圣杯战争的规则只是个幌子,除了远坂、间桐、爱因兹贝伦三家以外的魔术师都是被骗进来的,令咒也是为了在最后的时刻让Servant自杀而准备的,不过真相只有御三家知道而已,就连被召唤的英灵也不知道,Fate/Zero中提到过这个设定,毕竟这里的圣杯并不是真正的圣杯,只不过是御三家创建的一个大型魔术而已,所以欺骗这些英灵也不算什么…..

    • 这个也不能说是英灵太笨,而是因为主办方太坑爹,没有把全部的信息公开。本来最开始只有爱因兹贝伦家在追求圣杯,但是他们只能制作容器,所以就和远坂、间桐家合作,创建了圣杯战争这个系统,前两次只有御三家参加,规则也很简陋,几乎没有任何限制,召唤的英灵也没有职阶之分,结果战斗的太惨烈,最后参战的都死了,为了提高平衡性,从第三次开始引进了其他的魔术师参战,并加入了监督者——圣堂教会,但是御三家是绝不会让其他魔术师获得圣杯的,这些新加入的魔术师和英灵都只不过是御三家发动魔法术式的道具而已。其实也有英灵发现了圣杯战争的真相,比如C妈美狄亚,因为英灵被圣杯吸收实际上就是魔力的吸收,只要小圣杯(也就是容器)吸收的魔力达到一定程度,大圣杯就能够降临,C妈就准备通过收集普通人的精气打开通道,不过还没完成就退场了。

  3. 为什么一定要打呢?大家都有咒令,干脆就通通让英灵自杀,直接让圣杯出现。至于愿望嘛,可以轮流许。先猜拳,第一家许完后N年,圣杯CD结束又到第二家。。。如此循环不息。人嘛,当然都找御三家的,这样既不用打打杀杀,也能实现各自愿望,呵呵。。。真和谐。。。为啥他们不这样呢?

    • 魔法术式发动是需要一定的条件的,之前说收集魔力只是最关键的一步,还有一些其他的要素;冬木的地脉要收集60年才能够发动一次,时间跨度太长,其实御三家和所有的传统魔术师一样,目的是为了触及“根源”,大圣杯就是通往根源的通道,因为“根源”的特殊性(可以这样理解:接触到根源的人可以掌握世界万事万物的根本因果与法则,可以根据自己的想法毁灭和创造世界),所以御三家相互之间其实是相互利用的关系,单凭自己一族的力量不足以到达根源,所以才想借助别人的力量,但是又都不希望对方比自己先到达,所以只能通过战斗来解决,而且到第四次圣杯战争的时候,除了远坂家还在坚持原来的目标以外,爱因兹贝伦和间桐家的目的已经发生了偏移,再加上怀着各自不同想法的其他魔术师参战,所以要达成共识几乎是不可能的了……

  4. 兰斯洛特这货跟亚瑟王有啥仇恨哈?明明是他给亚瑟王戴绿帽(虽然亚瑟王是个妞),可一看FATE/ZERO,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亚瑟王把他老婆拐跑了。兰斯洛特不是该对亚瑟王心怀愧疚吗?可他怎么一见亚瑟王就要拼命;而saber一见他就软了,不是应该更有怒意吗?(面对拐跑自己老婆的人)怎么反过来了?假如说因为亚瑟王是女儿身,对皇后没感觉,那她为何要征讨兰斯洛特?(传说正是因为小兰同学给亚瑟王戴绿帽导致亚瑟王亲征法兰西)难道是因为吃醋?(不是吧,可怕的三角恋,老情人火拼。。。)

    • 不要把历史和设定搞混就行了。
      设定上是Saber对格尼薇儿感到内疚,因为必须和自己假扮夫妻,所以虽然知道格尼薇儿和兰斯洛特有一腿,但是她无意揭发他们,因为她相信自己最好的朋友、最信赖的骑士一定会代替自己,好好补♂偿♀格尼薇儿╮(╯_╰)╭后来是被嫉妒兰斯洛特的人揭发,作为国王,亚瑟王不得不为了维护国王的权威讨伐格尼薇儿和兰斯洛特。格尼薇儿和兰斯洛特虽然两情相悦,但是一直都觉得很对不起亚瑟王,虽然一开始私奔逃走了,但是后来听说亚瑟王来讨伐,两个人决定不再逃避,就停下来等着被亚瑟王拖回去审判。结果亚瑟王走在半路上,莫德雷德叛变了,所以不得不撤退,然后就战死了。所以兰斯洛特和格尼薇儿是怀着对亚瑟王的愧疚死去的,所以才说希望得到惩罚。对Saber发狂主要是因为狂化后失去理智,心中的一些想法被扭曲了,最后临死的时候恢复了,动画砍掉的太多了,这里需要补小说才能搞清楚…….

  5. 对了,第四次圣杯战争持续多长时间啊?第五次呢?第六次。。。第六次应该没有了吧。圣杯解体?哪有提到啊?小说?动漫?游戏?。。。求解答。

    • 圣杯战争一般是一个星期就结束了,不要被动画的进度迷惑了,其实这个节奏是非常快的。解体的话应该是在Fate/hollow ataraxia(这是Fate 的FanDisc,很多恶搞,其实也很不错,里面的花牌游戏很耐玩)里面提到的吧,这个有点记不清了,不过从时间上应该是这个,是在第五次圣杯战争结束之后半年,刚好是Fate/hollow ataraxia故事结束之后,韦伯和远坂凛一起从英国的时钟塔到冬木把魔法术式(大圣杯)破坏了,所以冬木不会再有圣杯战争了。

    • 如果可以的话,我推荐你按照Fate/stay night(游戏)→Fate/Zero(小说)→Fate/hollow ataraxia(游戏)的顺序推一遍,因为这里面涉及的东西非常多,要是真的讨论起来会非常费时间,而且这三者之间虽然共通,但是有些设定又不完全相同,三个的脚本都不相同(Fate/hollow ataraxia是几个人合作的),一个是正史,一个是外传,一个是补完+恶搞的混合物,所以要想了解全面还是全推一遍最好……

  6. 固有结界有那么厉害吗?碰上洪荒之剑这种外挂神器不是一下就会被破吗?可为啥大家都说英灵土狼的固有结界 · 无限剑制是金闪闪的克星?对界宝物耶。。。

    • 其实金闪闪的克星是主角光环,如果他一开始就出全力,土狼什么的就是渣渣,这里可以参考金闪闪对阵大帝,EA作为对界宝具,对付这种固有结界是有攻击加成的,无限剑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克制王之宝藏,但是不能克制EA,而且EA是真·神器,土狼不能复制,唯一能克制EA的只有Avalon……

    • 就目前来看基本无解,Avalon是EX级的防护宝具,虽然没有任何攻击力,但是能够阻断一切物理或魔力攻击,就算是来自平行时空的攻击也无效(这里指的是第二魔法),装备上Avalon的Saber与所有时空完全阻断,没有任何人、任何事物能够触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