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圣杯战争之Archer阵营:吉尔伽美什与卫宫士郎与远坂凛

2、宝具达人——Archer

Archer,即弓兵,作为三骑士之一,除了拥有骑士的对魔力能力外,还拥有单独行动的职阶能力,也就是说作为Archer被召唤出的英灵相比于其他职阶的英灵来说更加自由,使用大技能的时候很少需要Master的魔力援助,就算需要援助,魔力的消耗也不多,而且失去Master也能(相对)存在很长时间,所以背叛Master对他们来说属于常事。不过Archer这个职阶最大的特色当属宝具的强大,从第四、第五两次圣杯战争的Archer就能看出他们使用的武器有多么变态。但是战场上,装备好并不一定代表着胜利,比如Fate/stay night中,以外挂身份登场的金闪闪在三条剧情线中都没有获得胜利。

金闪闪在Fate/stay night的三个结局

Saber线:在Saber以宝具Avalon抵消掉Ea的攻击后,金闪闪反应迟钝被Saber以Excalibur的全力一击而落败。

Unlimited Blade Works线:过于轻敌,被卫宫士郎的主角光环所压倒,拔出EA剑时因为反应迟钝,手臂被其砍飞,最后被红Archer以小刀射中眉心,被大圣杯吞噬。

Heavens Feel线:因为一时疏忽+反应迟钝,被黑化的间桐樱(伪圣杯)从背后偷袭而被吞噬。

按顺序,我们先来介绍第四次圣杯战争的参与者——Archer 英灵吉尔伽美什。

吉尔伽美什(Gilgamesh),大概是公元前26世纪时,统治古代美索不达米亚(Mesopotamia)地区苏美尔(Sumer)王朝的都市国家乌鲁克(Uruk)的王。有关他传说的出处是人类历史上最古老的英雄史诗《吉尔迦美什史诗》,所以在Fate中将他认作是世界上第一个王。与亚瑟王传说不同,虽然缺乏直接的证据,但大部分学者认为吉尔伽美什是真实存在的,目前主要是出土的刻文确认了一些与他相关的人在历史上曾经出现。

传说中吉尔伽美什被认为是拥有着3分之2是神,3分之1是人类的高神格(其实我一直很好奇,这个比例是怎么杂交出来的,难道是3P…),他乃获得诸世一切的超越者之完成型,世上无人能与其匹敌。

“大力神塑成了他的形态,

天神舍马什授予他俊美的面庞,

阿达特赐给他堂堂丰采,

诸大神使吉尔伽美什姿容秀逸,

他有九指尺的宽胸,十一步尺的身材!”

吉尔伽美什的生平基本可以分为前、中、后期三个阶段,前中期以他与恩奇都的相遇相识为分界线,中后期以恩奇都之死为分界线。

前期:吉尔伽美什开始出现时是乌鲁克城的统治者。他凭借权势抢男霸女,强迫城中居民为他构筑城垣,修建神庙,害得民不聊生,因而激起了贵族和居民们的愤怒。人们祈求天上诸神拯救自己。天上诸神便令大神阿鲁鲁创造一个半人半兽的勇士恩奇都与吉尔伽美什相对抗。双方经过激烈的搏斗不分胜负,于是英雄惜英雄,结为好友。

中期:吉尔伽美什与恩奇都结成友谊之后,一同出走为人民造福,成为被群众爱戴的英雄。他们先后战胜了沙漠中的狮子,杀死了杉树林中为害人民的怪物芬巴巴,又共同杀死了残害乌鲁克城居民的“天牛”等等,乌鲁克展现出前所未见的繁荣。然后吉尔伽美什终于作为最优秀的王(英雄王),得到地上的所有财宝(王之宝藏)。

gilgamesh and lion

吉尔伽美什与狮子

后期:因杀死天牛,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得罪了天神阿努,于是两者之中必有一人需要死去,恩奇都志愿放弃生命以保护吉尔伽美什。好友恩奇都的突然病逝,引起了吉尔伽美什极大的悲痛,这也是为什么吉尔伽美什对神极其厌恶。由于好友死亡的打击,吉尔伽美什对死亡产生了畏惧,于是亲自到地府求的长身不老药。谁知返程时药被蛇偷吃了,这进一步打击了吉尔伽美什,而蛇从此之后就学会了蜕皮。

对于天不怕地不怕的吉尔伽美什来说,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就是自己的好基友恩奇都。按照史诗记载,恩奇都是半人半兽,一开始完全和野兽一样,没有开心智,后来与吉尔伽美什派来的神妓“大战”六天七夜突然就开窍了(神妓应该是类似于巫女或女祭司那样的角色,不过在这个时期一般是靠OOXX来领悟神的旨意o(╯□╰)o,不过OOXX还有这种功效,受教了)。虽然说一开始恩奇都没有性别,不过我认为恩奇都应该是公的,有的介绍说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是相亲相爱,因为两人之间的感情已经无法用单纯的友情来形容,更接近于一心同体(吉尔伽美什意外的很重口,人兽+同性…)。不过在喜欢搞娘化的日本,恩奇都就如同亚瑟王一样被女性化,当然正片里面并没有出现,而是在成田良悟创作的同人小说《Fate/strange fake》中登场的。

Fate/strange fake 恩奇都

Fate/strange fake中的恩奇都——这么可爱一定是男孩子??

无论是在Fate/Zero还是在Fate/stay night中,吉尔伽美什的性格可以说是极其恶劣,至少按照正常人的看法来说是非常恶劣的。看其他所有人都像是看地上的虫子一样,从不称呼对方为“人”,而是直接称其为“杂种”,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一副高高在上、蔑视一切的嘴脸,看谁不爽就把对方狂轰乱炸一番。当然如果考虑到吉尔伽美什的身份其实也就觉得没什么,作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王”,拥有世间一切宝物的“英雄王”,他有这个资本,而且参加圣杯战争的吉尔伽美什是他早期的形象,这个时期的吉尔伽美什本来就是一个暴君。

虽然他的行为似乎是恶人,但实际上他也有着特殊的个人美学,认为“不自高自大做什么王”。而且我个人觉得吉尔伽美什实际上是“爱”着人类的,只不过这种爱和我们通常理解的人与人之间的各种爱都不太一样。吉尔伽美什是把所有人都当做自己的所有物来“爱”,也就是说人就像他宝库里的宝物一样,是一件只属于他的物品,他有权利决定这件物品如何使用,但绝不允许别人对自己的物品插手,这也是为什么他对其余的王都持有一种否定的态度。但由于其他的所有的宝物可以说是汇集了世间一切的美好,美好的东西都是相似的,而丑陋的东西确实千奇百怪,所以吉尔伽美什对完美和美好这些东西已经厌倦了。而人天生就是有缺陷的,无论什么人都有着丑陋的一面,所以吉尔伽美什对人类的丑陋的一面特别感兴趣,在他看来,看着这些属于自己的玩具,展现出各式各样的丑态,才是世间最好的享受。当然如果有人能够引起他的兴趣,而且能够在一定程度打动他,他也会给予这些人应有的尊重,比如,“征服王”伊斯坎达尔在三王论道时阐述完自己的王道后就得到了他的尊重,吉尔伽美什对其改口,称其为“征服王”,而Saber只被称为“小妮子”。而且也正是因为远坂时臣实在是太过于刻板,无论做什么事都要保持优雅,所以吉尔伽美什完全对他不感冒,他最期望的其实是一个像恩奇都一样能够让他随性而为、一起享乐的基友,于是最后就选中了麻婆神父。

说实话,纵观第四次、第五次圣杯战争,吉尔伽美什绝对是最强Servant没有之一,如果只论战斗能力,其余的都是渣渣。可能有人不同意,说前面不是提到Saber才是最强Servant吗?但是从两次圣杯战争来看,Saber想要战胜吉尔伽美什完全得靠运气+外挂。第四次圣杯战争最后吉尔伽美什和Saber的对决实际上根本没有分出结果,而是打到一半时被卫宫切嗣的圣杯破坏命令打断了,然后Saber就消失了;而第五次圣杯战争我只能说是主角光芒太过耀眼,吉尔伽美什的眼睛都被闪瞎了。

为什么说吉尔伽美什强?只要看看他的宝具就知道了。虽然吉尔伽美什基本每次都是随机一些宝物狂轰乱炸一番,但这些东西并不是他的宝具,吉尔伽美什的宝具“王之宝藏”实际上就是一个任意门,只要他想要什么,都可以直接从隔离到异世界的宝库传送过来,而且就像他自己所说的,宝库的宝物已经远远超过他自己的认知能力了。或者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吉尔伽美什并不知道自己的宝库里到底有多少东西,而且除了常用的一些东西,其余的东西他也不知道详细情况,但是如果他有需要,就一定可以在宝库中找到想要的东西。吉尔伽美什收藏的武器中从级别E~A++都有,再加上还有一把最强的单兵武器——EX级的开天劈地乖离之星Enuma Elish,实际上如果他真的是为了圣杯而去,只要用Enuma Elish,所有人都得完蛋。虽然有人认为Saber的Excalibur和Enuma Elish同级别,但我个人认为这简直就是笑话,要知道Excalibur只不过是对城宝具,而Enuma Elish可是对界宝具,这可是能把时空都切开的宝具啊,对城在对界面前又算得了什么呢,唯一能够能够防御Enuma Elish的攻击的只有Saber的Avalon。好,这个时候我们再回想一下,Avalon是Saber的宝具,而且也算是一件非常知名的宝物,那么我们马上就能推出,其实金皮卡也有这一招,因为Avalon的原型就在吉尔伽美什的宝库里,只要他想,就能拿出来!不过与其被动防御,吉尔伽美什更希望自己处于强势的攻击一方,这也就给了他的对手可乘之机。Fate/stay night中的Saber线和Unlimited Blade Works线中,吉尔伽美什实际上都倒在自己的反应能力上,Saber线是技能冷却时间太长而被Saber抢先一步,Unlimited Blade Works线更夸张,土狼的攻击速度居然能够超过英灵,这不科学!而且吉尔伽美什使用宝具消耗的魔力非常少,王之宝藏只是传送物品会消耗,之后如果只是投掷传送的兵器,基本不再消耗魔力。只有在使用Enuma Elish的时候会再消耗一些魔力,但是即使是这样,吉尔伽美什用大招所消耗的魔力也远比Saber使用Excalibur要少,从这点也可以看出,实力的差距是很大的。

随便一提,如果圣杯战争追求的就是传说中的那个实物圣杯,那么在吉尔伽美什被召唤出来的时候,圣杯战争就已经没有进行的必要了。因为圣杯作为一件宝物,必然存在于吉尔伽美什的宝库之中,只要他从宝库中传送出来就行了,还有争夺的必要吗?这也从侧面说明了,发生在冬木市的圣杯战争实际上只不过是一个大型的魔法仪式而已,圣杯也不过是个幌子。

所以归根到底,吉尔伽美什失败的最主要原因在于他的目的不明确,他参加圣杯战争完全就不是为了圣杯而去的,他只不过是出来玩玩,希望能够体验一下现代生活而已。所以虽然有着最强的实力却干活很不积极,每天主要就是在街上到处闲逛,除非自己有兴趣,否则就只是旁观其他人的丑态,就算真的对战起来也很不认真,不玩到尽兴不动真格。不过虽然在第五次圣杯战争中吉尔伽美什屡屡被奈绪蘑菇暗算,但是虚渊玄在第四次圣杯战争中给了他足够的展示机会,而且也充分显示了他的强大之处,在这里还是得感谢一下爱的战士。

虽然吉尔伽美什中途叛变到麻婆神父那边,但我这里的阵营还是以召唤者远坂时臣为准。作为吉尔伽美什的Master,远坂时臣还算是蛮称职的,只可惜在远坂时臣看来完美无缺的计划实在是无法激发吉尔伽美什的兴趣,这也就成为了远坂时臣后来杯具的导火索。

远坂时臣作为“创始御三家”之一的远坂家的当家,是使用宝石魔术的能手,其魔术属性为火。虽然天资并非杰出,但是通过努力成为了无与伦比的魔术师,其魔术造诣远远超过第四次圣杯战争中的其他Master。远坂时臣是少见的正统魔术师,是第四次圣杯战争中唯一一位渴望通过圣杯到达“根源”(降临大圣杯)的 Master。根据原作描述,远坂时臣“半生都在艰难中度过,一路走来的辛酸自己默默舔干净,全部转变为自尊”。

远坂时臣是一个正统的魔术师,无论干什么都是从魔术师的角度进行思考,无论什么时候都保持着魔术师的优雅。虽然很对人都觉得他很无情,居然把自己的女儿送给间桐家蹂躏,不过我们应该先想想,魔术师本来就不是正常人,他们考虑的更多是追求更高深的魔法,家族对他们来说只是传承魔术技能的工具。而且和远坂凛的全属性相同,远坂樱的架空属性也十分罕见,但是如果樱始终呆在远坂家,那么就会浪费自己的才能,因为魔术家族的魔术技能只能传给年长的一人,远坂家的继任者只能是远坂凛。为了让自己女儿的魔术技能不至于被浪费,为了履行自己作为魔术师与间桐家的盟约,魔术师远坂时臣做出了一个在自己看来十分圆满的选择,那就是将远坂樱过继给间桐家。虽然在我们这些外人看来这简直就是毫无人性的行为,但如果站在远坂时臣的角度来看,就会觉得不同了,这其实也包含了远坂时臣对子女的爱,只不过这是作为魔术师对子女的爱,而不是普通家庭中的父爱。

远坂时臣作为大贵族而尊敬真正的王者,因此对“英雄王”吉尔伽美什行君臣之礼,但同时对自己的Servant缺乏控制力,就算是用咒令也是以臣子向君主进谏的形式。虽然同样是极其自负的人,但远坂时臣和吉尔伽美什却是两类完全不同的人,像远坂时臣就难以理解,为何高贵的吉尔伽美什会醉心于散步这种大众营生。这其实也是两者境界不同造成的,远坂时臣作为魔术师,对自己的血统和能力十分自豪,在他看来普通人是不配和自己往来的,而吉尔伽美什作为孤高的王者,却最喜欢在自己的臣民之中去观察他们的种种丑态,这也可以认为是一种亲民的举动,或者说是一种近距离把玩自己的玩具的行为,而且远坂时臣在吉尔伽美什看来也和其他作为玩具的普通人毫无区别。

最后远坂时臣也倒在了自己的自信之上,或者说这是远坂家的传统,过于追求结果的完美而忽视了过程中的细节,结果导致关键时候掉链子。只关注外敌,认为没有人能够突破自己的战术,却最后被自己人背后捅了一刀而退出战斗,虽然自信是一件好事,不过过于自负总是会导致失败的。

接下来就是第五次圣杯战争的参与者——红Archer 英灵士郎

作为士郎的未来体,这里就不做过多说明了,具体的可以看看前面的Saber阵营篇。这里我主要说说背影男的宝具——无限剑制。作为山寨王,红Archer复制了难以计数的武器,如果是和普通的英灵对战,红Archer完全可以直接开固有结界然后把对手轰成渣,就像金皮卡一样;但如果对战的是吉尔伽美什就完全相反了,就像吉尔伽美什轻易地用Enuma Elish把征服王伊斯坎达尔的固有结界击败一样,吉尔伽美什完全可以直接把红Archer做掉。

不过第五次圣杯战争中红Archer最抢眼的表现在于无敌的战斗续行能力,虽然我们都知道Archer的单独行动能力很强,不过Unlimited Blade Works线中红Archer的续行能力实在是太变态了,受了极其重大的创伤居然还能坚持那么久,你这不是开外挂是什么!!可怜的金皮卡就这样被外挂干掉了%>_<%

至于红Archer的Master远坂凛,我觉得可说的并不是很多,性格上就是个典型的傲娇,行事准则和她爸远坂时臣一模一样(其实我在想,说不定时臣也是个傲娇),虽然作为魔术师的理论和实际动手能力都还不错,但总体来说也就只是个半吊子,因为和她爸一样,老喜欢关键时候掉链子。而且Fate/stay night实际上是卫宫士郎与几位女性角色间的爱情故事,所以对这种恋爱中的少女我实在是不知道从哪里说起。虽然士郎是个好人,也算是个好男人,但你也不用非要抢自己的妹夫啊,你妹妹喜欢她又不是说一定要你也喜欢他。恋爱中的少女果然是不可理喻……

顺便一提,红Archer也是一个傲娇,我实在不知道这是被远坂凛传染的,还是Archer都带有傲娇这种属性…

Archer阵营暂时说到这,下一篇则是“三骑士”最后一位,自古幸运E的枪兵Lancer阵营。

本文是全系列中第3 / 11篇:Fate分析系列

anyShare分享到:

记忆中的圣杯战争之Archer阵营:吉尔伽美什与卫宫士郎与远坂凛》上有8条评论

  1. 你确定王财里有阿瓦隆的原形吗(如果有,能达到不老不死和防御所有攻击吗)【我看都没看完就来吐槽了】

  2. 同上 王財里面应该沒有阿瓦隆
    因为那是透过 亚瑟王的心像结界结晶化的产物 意义就跟 圣女贞德的火焰剑 类似
    虽说是Excalibur的剑鞘 但实际上是现实无法亦未曾存在的理想乡浓缩而成的宝具
    剑鞘只是宝具的外貌 实际上是一个用来引发结界的契机
    有点像红A 的 剑制(红A 的情况则是 我为剑之骨 的情况)
    通过解放心中理想乡的景象而无视一切的攻击。

    话说如果理想乡在手的话 FZ要打赢金闪闪也是有可能的
    当然 前提是单挑时 金闪闪并不知道亚瑟王有理想乡
    不然金闪闪单靠火力压制 亚瑟王也未必能反击了吧

  3. 就算没有阿瓦隆,炽天覆七园环总有吧,连英灵卫宫都可以复制,为什么英雄王不用?他拥有天下的宝具?没有一件防御用的?我一直搞不懂?官方给了他这个技能?却又忽略这个技能,自相矛盾而已

  4. 单纯的懒得用……又可以说是犯二,隔壁伊莉雅那里的幼闪为了防御直接放了几十个盾来挡的,而且自己本身就可以生成魔力屏障……但是五战那会严重缺魔,基本放不出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