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Sugar Dark》——地鼠与守墓人的墓地恋曲

虽然提到《Sugar Dark》很多人可能还不知道是什么,但如果提到《凉宫春日的忧郁》,恐怕凡是和ACG沾点边的人都知道。《凉宫春日的忧郁》在2003年靠夺得“Sneaker大赏”一举成名,而团长也已经成为ACG界最具代表、最具影响的角色之一。但是自从《凉宫春日的忧郁》获得Sneaker的大赏之后,虽然每年评出的优秀赏、奖励赏还是挺多的,但最具代表的大赏却一直空缺,直到6年后的2009年,《Sugar Dark》一举拿下了“Sneaker大赏”这个很有分量的奖项,这也成为了我入手此书的最主要原因。

简介(摘自封底,不过读起来怪怪的,我懒得自己总结就借用一下吧…..)

少年穆欧鲁因为冤罪而遭到逮捕,被送到杳无人烟的共同墓地,过着每天挖掘墓穴的生活。某天夜晚,他邂逅了自称守墓人的少女——梅丽亚,并深受她吸引。然而,一个自称卡拉斯的神秘孩童告诉穆欧鲁,他所挖掘的墓穴,是用来埋葬人类天敌,也就是不死怪物“The Dark”的!正当穆欧鲁心神一片混乱之际,又目击了梅丽亚遭到The Dark杀害的现场?!

就如同大多数轻小说一样,这是一个典型的“Boy meets Girl”模式的故事。故事发生的时间并不清楚,不过应该是在20世纪初这个时间段(因为电灯已经发明了,而且男主角穆欧鲁有戴钢盔的癖好,钢盔是一战时发明的),地点这是一块古老的墓地,具体方位不明。故事中虚构了一种奇特的东西、人类的天敌——The Dark,为什么称其东西呢?虽说这东西在晚上活动时就像普通生物一样,但它并不能被杀死,或者说它根本没有生与死的概念,就算到了白天见到阳光,也只是停止了一切的生物反应而已,所以称其为生物是不恰当的,它更像是夜晚的一个必然的组成部分。虽然The Dark是不死之身,不过人类还是找到了对付它的办法,被击倒后无法活动的The Dark最后就被封印在古老的墓地之中。故事中还提到正是因为夜晚有The Dark的存在,所以在漫长的演化过程中,人类形成了害怕夜晚的本能,虽然绝大多数人已经不知道The Dark的存在了,但害怕夜晚、害怕黑暗的本能却一直保留了下来。

与很多轻小说不同的是,整个故事中登场的人物非常少,戏份最多的就是男主角“地鼠”穆欧鲁和女主角“守墓人”梅丽亚,然后是神出鬼没、推动剧情发展的“乌鸦”卡拉斯,偶尔会登登场的墓地管理员达利贝尔多和墓地看守犬杜芬,只在女主回忆中出现过的玛丽亚,其他的路人基本就可以忽视了。也正是因为登场人物少,所以主要的三个角色的人物形象都显得非常丰满。

穆欧鲁本来是一名极普通的步兵(工兵),主要工作是挖战壕,某一天经常欺负他们这些虾兵的长官突然被人杀害,而穆欧鲁刚遗失不久的铁铲被证明是凶器,于是在那个人权并不被重视的年代,穆欧鲁很快就被定罪,随后又被墓地管理员达利贝尔多看中,于是就被发配到这块荒无人烟的墓地专职挖坑,也就是所谓的“地鼠”。虽然穆欧鲁一直希望能够逃离这个地方,但如果罪名不能洗脱,他就算逃走也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加上与亲人也已经许久没有联系过,就算联系上也不会接纳一个囚犯,所以实际上他处于一种无家可归的状态。

梅丽亚则是一个孤儿,在墓地中被抚养长大,与外界基本没有什么接触,顶替自杀的玛丽亚成为了“守墓人”。守墓人其实是人与黑暗的结合体,守墓人不会死去,无论被切成多么细小的肉末,最后都能够还原,而The Dark在刺穿守墓人后却会被黑暗力量麻痹,所以守墓人其实是人类对抗The Dark的武器。不过由于经常要忍受被怪物撕成碎片的痛苦,所以守墓人到了最后都会因为无法忍受而自杀。这里的自杀其实就是晒太阳,因为守墓人融合了黑暗的力量,所以如果见到阳光就会像The Dark一样停止一切生物反应,比如心跳停止什么的,对于The Dark来说这没什么,但对于还保留着人类身体的守墓人来说确实致命的。所以梅丽亚从成为守墓人的那天起,就失去了再次沐浴阳光的资格,只能在夜晚不停重复着被伤害→复原→被伤害→复原的循环。

于是在这片古老而荒芜的墓地中,同样遍体鳞伤、无家可归的两人就像两只受伤的小动物一样,相互戒备,相互接近,相互舔舐伤口,相互依存。最后看到两人在平分黑暗的力量后在朝阳中一边忍受着疼痛,一边幸福的相拥在一起时,确实能够给人一丝丝的感动。

《Sugar Dark》在我看过的轻小说类作品中确实算得上十分优秀的,虽然角川肯定是要让作者出后续的,不过我觉得如果就这样完结其实更好,虽然男女主角就结尾来说并不能算作是获得完美的幸福,但就是这短暂的幸福更人打动读者,如果再狗尾续貂,只能是毁掉一部佳作。

anyShare分享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