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做一个英明的君主——论樱满集的失败

一开始追《罪恶王冠Guilty Crown》完全是为了歌,后来好不容易对剧情有点期待,结果第一季的剧情却走向了狗血+俗套,跨入2012年,《罪恶王冠Guilty Crown》却突然转变风格开始剧情大暴走,就连女主也变成了刀锋女王再世(制作组估计是玩星际2玩多了…)

刀锋女王一样的女主

完全刀锋女王化的女主

前方侦测到12级幽能反应,你的好友刀锋女王已经上线……

说实话我完全不知道监督到底想要干什么,也懒得再去分析剧情发展、人物啥啥的了。以我个人观点,这片只有音乐和画面非常棒!剧情?谁和我提剧情我和谁急!这片典型的就是撸一发完事,没有再看的意义。

好了,闲话少说,今天的话题不在于这部片到底怎么样,我主要是对男主当上学生会长后的表现表示悲哀,因为男主当上“国王”后可谓是步步皆错。接下来就结合马基雅维利所著的《君主论》分析一下,男主角樱满集为什么会被自己的“臣民”所背叛,以及如何才能做一位英明而地位安稳的君主。

注:“……”内为引述的《君主论》原文,如果是个人转述,则不再进行标记

1、君主是如何获得权力的

马基雅维利在《君主论》中首先将君主国分为三类:世袭君主国、混合君主国以及新君主国。而樱满集所在的学校进行的权力变更应该属于新君主国的类型,因为并没有世袭(供奉院亚里莎是靠扶植而不是世袭)和领土扩张(早期只限于本学院,后期才有扩张)。新君主国的君主获取地位有四种方式:依靠自己的武力和能力、依靠他人的武力或幸运、依靠邪恶的手段、市民推选。

供奉院亚里沙很明显属于第二种“靠他人的武力或幸运”获得的学生会长地位。供奉院财团给了她支持,她才得以谋得此位,但从她在学校的各种表现来说,被推翻其实很正常。在学校还没有被封锁时,由于供奉院财团的影响力,亚里沙的地位没有人敢去撼动,而她自己却把这当做是自己应得的,这不知不觉中就把自己与民众放到了对立的位置上,但在更大的权势面前,没有力量的民众只能忍受她的随性之举。等到了学院被封锁时,所有人都清楚亚里沙失去了外界的支持,这个时候她就是一个典型的孤家寡人。

世袭的典型供奉院亚里沙

如果这个时候她有足够的智慧和能力去安抚民众,那结果就不会这么糟,但是到了这个时候还依然抱着明显不现实的幻想,完全不知道自己去控制局面。对于面临灭顶之灾的民众来说,推翻这种无能者,推举一个更有能力的人,显然是最好的选择。马基雅维利也写道,“这类人既不懂得怎样去保持而且也不能保持他们的地位”,“因为他们不是拥有对自己友好的和忠诚的武力”。

而先后进行了两次政变活动的难波则属于第三种“依靠邪恶的手段”,不过很可惜两次都没有获得最后的胜利,但是可以肯定,如果樱满集没有主角光环,在第一次政变时,难波肯定能获得学生会长这顶王冠。虽然基本上所有人都对难波没什么好感,就连百度百科的《Guilty Crown》上都看不到难波的任何介绍,但仅从他获取权利的手段来看,这家伙绝对算的上一个人物。这里首先要谈谈何谓“邪恶的手段”,在马基雅维利的眼中,靠自己所拥有的能力(主要指自己控制的军队),以武力推翻前政权的做法并不能说是邪恶的,因为这种行为是光明正大的征服。而邪恶的手段则是通过暗杀、贿赂、威逼、煽动等暗地的行为,窃取国家的统治权。难波显然是这方面的行家,首先制造一些不利于亚里沙的舆论,对其执政能力提出质疑;

实际无能的反叛者

然后利用嘘界散布的谣言,靠抓捕葬仪社成员获得声望;最后利用强大外界压力下,民众逐渐崩溃的理性,煽动民众到一种疯狂的境地,这样再夺权其实就轻而易举了。

凌辱场景开始

第二次政变简直就是第一次的翻版,只不过没有当面对樱满集的能力提出质疑而已,因为只要让其他的臣民知道就行了,君主知不知道都无所谓。虽然人们都对这种邪恶的手段表示鄙视,但人类历史上,靠这些邪恶阴险的手段夺权的人可谓是数不胜数,虽然大多数人都失败了,但最后安稳的延续下去的政权也不少数。马基雅维利认为,“这是由于妥善地使用或者恶劣地使用残暴手段使然”,“妥善使用的意思就是说,为了自己安全的必要,可以偶尔使用残暴手段,除非它能为臣民谋利益,其后决不再使用”,“恶劣地使用的意思就是说,尽管开始使用残暴手段是寥寥可数的,可是其后与时俱增,而不是日渐减少”。采取妥善使用的人,对于他们的地位会获得某种补益,而采取恶劣使用的人最终都无法自保。所以靠邪恶的手段夺权无可非议,只要能够审度自己必须从事的一切损害行为,并且能毕其功于一役,使自己不需每日每时搞下去就可以了。

接下来就轮到樱满集了,说实话,对于定性樱满集获得权力的方式我犹豫了很久,如果单从夺取权力的过程来说,他应该算是“依靠自己的武力和能力”,但如果结合樱满集当上学生会长到校条祭死去之前这段时间的表现,又更像是“市民推选”。在整个夺权过程中,樱满集充分体现了自己是一个敢于担当、有头脑、有足够实力以及体贴民众的领导者(其实和前面男主的表现比起来,这明显是监督给男主开外挂)。首先是在难波煽动民众时,樱满集站出来承认自己葬仪社成员的身份,即给狂热的民众泼了冷水让他们冷静下来,又给正被凌辱的筱宫绫濑解了围,这正是敢于担当的表现;

男主终于不淡定了

其次是制订了一个戳破谣言的战术方案(我更相信是寒川谷寻制定的,男主实在没有这种智商,但是动画里没有明说),即戳破了难波的谎言,又体现出自己有足够的指挥能力;

男主终于清醒了

再次就是当难波拔出枪准备武力夺权时,干净利落的用Void溜溜球把他击倒,再加上在学园祭上对战机体,都体现了他有足够的武装实力;

男主终于霸气外漏了

最后就是体贴群众,这方面就不多说了,樱满集本性还是蛮不错的,是个好人,善良的人。

good person

展示完这些后再由寒川谷寻出场,基本就是水到渠成。

实际很有才能的普通人

所以从夺权的过程来看,这应该属于“依靠自己的武力和能力”。不过这种依靠其实还有很大的成分是运气,是监督给了樱满集太多的运气,马基雅维利提到“最不倚靠幸运的人却是保持自己的地位最稳固的人”。但是如果综合樱满集当上学生会长之后,整个学校的运行情况来看,这更像是“市民推选”。“市民推选”可以分为人民推选和贵族推选,在学校里所谓的“贵族”实际指的就是各种小团体,比如葬仪社残留分子、供奉院小团体、难波小团体,就连魂馆飒太都拉拢了一批与自己类似的人,其余的人就跟不用说了,所以樱满集的当选更有可能是多方妥协的结果,从后来的“内阁”组成也能看出,各方都有自己的代表处于最高机关——学生会内部。马基雅维利还专门提到,“这种市民的君主国从平民政制转向专制政治的时候,往往处于危险状态。因为这类君主不是由自己亲自指挥就是通过官吏进行指挥的。在后一种场合,君主的地位是更加软弱无力和更加危险的,因为他们完全依靠那些被任命当官的人们的意志;而后者,特别是在危险时期,不是采取行动反对君主就是拒不服从君主,这就很容易篡权夺位”,“在动荡不安之日,君主往往缺乏自己能够信赖的人”,“因为在太平时期市民们对国家都有所需求,当时每一个人都为国家奔走,每个人都满口答应;而且当远离死亡之境的时候,他们全都准备为他而死;但是到了危难时期,当国家对市民有所需求的时候,能找到的人就寥寥无几了”。所以,一个英明的君王应该让自己的民众无论什么时候都对国家和对他个人有所需求,这才能保持民众的忠诚。

2、君主关于军事的责任

“君主除了战争、军事制度和训练之外,不应该有其他的目标、其他的思想,也不应该把其他事情作为自己的专业,因为这是进行统帅的人应有的唯一的专业。”马基雅维利认为,君主完全可以(甚至应该)将民事管理的工作交给自己选择的地方官,而自己只要绝对地掌握战争事务即可。或者可以这样理解,君主只需要对军队保持绝对的控制权,民事管理则托付给他人,如果发现民政上出现问题,就将所有责任推给民政管理人员,干掉他们,再换一批,只要君主保存自己的实力,没有人会敢去挑战君主的权威。而樱满集却一直没有完全控制自己手中的武装力量,早期的时候完全是随波逐流,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后期虽然逐步转向纯军事,但是却没有完全掌握武装力量,只不过是帮别人做了嫁衣。

3、君主受到赞扬或者受到责难的原因

(一)论慷慨与吝啬

“被人们成为慷慨可能是好的;可是,如果慷慨在做法上使你不获称誉,它就损害你了”,“一个人如果希望在人们当中保持慷慨之名,就不可避免地带有某些豪侈的性质,以致一个君主常常在这一类事情上把自己的财力消耗尽了”,如果一开始君主总是慷慨的,“而当他变得拮据时,任何人都不会敬重他”。“因为君主除非使自己负担损失,否则就不能够运用这种慷慨的德性扬名于世,所以,如果君主是英明的话,对于吝啬之名就不应该有所介意”。“为了不去掠夺老百姓,为了能够保护自己,为了不陷于穷困以致为人们所轻蔑,为了不致变成勒索强夺之徒,君主对于招来的吝啬之名不应该有所介意,因为这是他能够统治下去的恶德之一”。

樱满集显然没有做到这点,一开始的时候完全不考虑库存的病毒疫苗有多少,只是出于自己的好意,对所有人都全量供应,等到发现疫苗数量不够时,却不接受减少供给的建议,最终导致了校条祭的死亡,但是这个时候再开始控制供给显然是不得民心的行为,当民众对于长期的恩惠形成习惯时,感激之情就会慢慢淡去,如果这时减少或者取消恩惠,则这些感激就会全部变成仇恨。

对于君主靠武力掳掠、勒索、敲诈和使用的别人的财物,慷慨是必需的,否则士兵就不会追随他了;而如果对于属于自己的财产慷慨,则会损害自己。“世界上再没有一样东西比慷慨消耗得更厉害了,因为当你慷慨而为的时候,你就失去了使用慷慨的能力,不是使自己贫穷以致被人轻视,就是因为要避免陷入贫困而贪得无厌惹人憎恨”,“明智之士宁愿承受吝啬之名,因为它虽然带来丑名但是不引来憎恨,追求慷慨之誉,则必然招致贪婪之名,而贪婪之名则使丑名与憎恨两者俱来”。

(二)论残酷与仁慈

“每一位君主都希望被人认为仁慈而不是被人认为残酷,可是他必须提防不能滥用这种仁慈”,“君主为着使自己的臣民团结一致和同心同德,对于残酷这个恶名就不应有所介意,因为除了极少数的事例外,他比起那些由于过分仁慈、坐视发生混乱、凶杀、劫掠随之而起的人来说,是仁慈得多了,因为后者总是使整个社会受到损害、而君主执行刑罚不过损害个别人罢了”。维琪尔在《Aeneid》中说到“Res dura,et regni novitas me talia cogunt moliri,et late fines custode tueri.(译:严峻的形势、崭新的邦家,命我森严壁垒,警戒着海角天涯。)”“君主应当慎思明辨,人道为怀,有节制地行事,以免由于过分自信而使自己流于轻率鲁莽,或者由于过分猜疑而使自己偏狭不能容人”。

究竟是被人爱戴好,还是本人畏惧好?最好的当然是两者兼有,但这是很困难的。“如果一个人对于两者必须有所取舍,那么,被人畏惧比受人爱戴是安全得多的”,“因为关于人类,一般地可以这样说:他们是忘恩负义、容易变心的,是伪装者、冒牌者,是躲避危难,追逐利益的”,“当你对他们有好处时,他们是整个儿属于你的”,而当你迫切需要他们为你流血,奉献自己的财产、性命和自己的儿女时,他们就背弃你了。“君主如果完全信赖人们的说话而缺乏其他准备的话,他就要灭亡”,“人们冒犯一个自己爱戴的人比冒犯一个自己畏惧的人较少顾忌,因为爱戴是靠恩义这条纽带维系的;然而人性是恶劣的,在任何时候,只要对自己有利,人们便会把这条纽带一刀两断。可是畏惧,则由于害怕受到局不会放弃的惩罚而保持着”。

“君主使人们畏惧自己的时候,应当这样做:即使自己不能赢得人们的爱戴,也要避免自己为人们所憎恨;因为一个人被人畏惧同时又不为人们所憎恨,这是可以很好地结合起来的”。

再来看看樱满集,早期时可谓是毫无威信可言,就连魂馆飒太都能当面对其顶撞,办什么事情都不顺利,完全就是一副傀儡的样子,一点自己的想法都没有,而后期,虽然是高压控制群体,却意外地获得了一些人的臣服(比如镰刀妹子),但因为做得太过,引起了一部分人的憎恨,再加上难波和亚里沙暗中煽风点火,所以很快就被推翻。

“人们爱戴君主,是基于他们自己的意志,而感到畏惧则是基于君主的意志,因此一位明智的君主应当立足于自己的意志之上,而不是立足在他人的意志之上,他只是必须努力避免招仇惹恨。”

(三)论守信

“世界上有两种斗争方法:一种方法是运用法律,另一种方法是运用武力。第一种方法是属于人类特有的,而第二种方法则是属于野兽的。但是,因为前者常常有所不足,所以必须诉诸后者。因此,君主必须懂得怎样善于使用野兽和人类所特有的战斗方法。”

“君主必须深知怎样淹死这种兽性,并且必须做一个伟大的伪装者和假好人。人们是那样地单纯,并且那样地受着当前的需要所支配,因此要进行欺骗的人总可以找到某些上当受骗的人们”,“一位君主总是不乏正当的理由为其背信弃义涂脂抹粉”。

一位君主如果具有一切好的品质而且常常本着这些品质行事,那是有害的,可是如果显得具有这些品质,却是有益的。“你要显得慈悲为怀、笃守信义、合乎人道、清廉正直、虔敬信神,而且还要这样去做,但是你同时要有精神准备做好安排:当你需要改弦易辙的时候,你要能够并且懂得怎样作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如果可能的话,他还是不要背离善良之道,但是如果必须的话,他就要懂得怎样走上为非作恶之途”。

“人们进行判断,一般依靠眼睛更甚于依靠双手,因为每个人都能够看到你,但是很少有人能够接触你;每个人都看到你的外表怎样的,但很少人摸透你是怎样一个人,而且这些少数人是不敢反对多数人的意见的”,“群氓总是被外表和事物的结果所吸引,而这个世界里尽是群氓”。

可惜樱满集是个老好人,虽然不背离善良之道可以做到,但是却不懂得如何走上为非作恶之途。既不懂得运用法律的手段,也不懂得运用武力,作为一个人实在是太容易被看透了,整个人完全就被自己的手下玩弄于鼓掌之间,还抱着一种鸵鸟思想,对民众的反感置若罔闻。到头来,樱满集也就只能成为“善良的国王”,最后必然被作为“群氓”的臣民所背叛。

(四)避免受到蔑视与憎恨

“君主如果被人认为变幻无常、轻率浅薄、软弱怯懦、优柔寡断,就会受到轻视。因此,他必须像提防暗礁一样提防这一切。他应该努力在行动中表现得伟大、英勇、严肃庄重、坚韧不拔”,前者的典型代表就是樱满集,四个词用的是一针见血,而后者的典型代表则是担当葬仪社领导时的恙神涯(吐便当的Gay哥目的不明,不做考虑),虽然樱满集一直以为自己加了条围巾就可以装成Gay哥了,不过显然这些能力是装不出来的。“君主应该支持人们对他抱有一种见解:谁都不要指望欺骗他或者瞒过他”,樱满集又成了反面教材,由于智商太低,欺骗他实在是太容易,手下的人为了反对他干的热火朝天,好不容易有个聪明的参谋寒川谷寻来告诉他,却反被他逼走,他只知道把脑袋埋在女人的胸前抱怨一切,完全不去考虑臣民的忠诚度。

“一位君主要能够对抗一切阴谋,最有效的办法之一就是不要受到广大人民憎恨,因为搞阴谋的人总是指望把君主置诸死地来取悦于人民”,亚里沙和樱满集都倒在了这一点上,难波的两次政变成功则是充分的利用了这一点,就从这点上,我建议大家在黑难波渣渣时,还是要对他的能力给出公正的评价。

4、论君主的大臣

“人们对于一位君主及其能力的第一个印象,就是通过对他左右的人们的观察得来的,如果左右的人们是有能力的而且是忠诚的,他就常常能够被认为是明智的,因为他已经知道怎样认识他们的能力并且使他们忠贞不渝。但是如果他们不是这样的人,人们就往往会对他作出不好的判断,因为他所犯的第一个错误就是出在此项选择上。”

早期的樱满集选择的帮手考虑得更多的是忠诚,或者说是情谊,虽然也有像寒川谷寻、鸫、筱宫绫濑这种忠诚与能力并存的,不过也有不少是空有忠诚却能力不足,比如:魂馆飒太就是典型的做事不考虑后果,而且魂馆飒太很多时候只知道考虑自己,对别人不怎么热心,但至少这个时候对自己的朋友的忠心还是有的;亚里沙也是典型的能力不知,要不然也不会被人推翻下台,不过出于感激,还是有一定的忠诚度的,但亚里沙本质上也只是通过依靠新任的“君主”来保护自己而已;至于女主楪祈就更别提了,比男主角还没头脑,只知道“是涯让我这样说的”。校条祭是个被监督贴上推动剧情发展标签的角色,这里就不分类了。

到了后期,樱满集全盘接受了寒川谷寻的建议,实行了按照武化能力值的等级制度,不过却矫枉过正,只注重能力却疏忽了忠诚度,让难波这种野心家进入核心领导层就是最大的败笔,而且他居然还对难波挺信任的,这就更加匪夷所思了,明明难波刚把前任亚里沙扳倒,你居然还敢启用这种人,我只能说这还是智商的问题;而对魂馆飒太的态度也完全将他的忠心变成了仇恨;亚里沙则为了更强的安全感,投入了更强大的势力一方。

“一个君主怎样能够识别一位大臣,这里有一条历试不爽的方法:如果你察觉该大臣想着自己甚于想及你,并且在他的一切行动中追求他自己的利益,那么这样一个人就绝不是一个好的大臣,你绝不能信赖他”,显然难波、亚里沙、魂馆飒太都属于此列。

我这里也只是简单结合《君主论》进行分析,可能也有些疏忽的地方,还望大家见谅。

总的来说,樱满集从当上学院的“国王”后基本是一错再错,从一开始就注定是个悲剧,其实校条祭在一开始也知道结局很有可能会这样,这也是为什么她最后会提到“善良的国王”这个故事。当然我们在这里分析得再多也没有什么意义,因为这一切都只是监督的阴谋,剧情如此,我们还能怎么办……

最后吐槽一下:

这不是歧视,是区别对待

不知道各位对这句活有没有熟悉的感觉,这句话其实在之前的一部动画中就曾经出现过,而且是一模一样的,那就是《叛逆的鲁鲁修Code Geass R2》第一集中那个便当总督说的,有兴趣的可以自己翻出来看看…

anyShare分享到:

怎样做一个英明的君主——论樱满集的失败》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