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于《姑获鸟之夏》——京极堂系列新本格推理小说作品

看完《魍魉之匣》的动画,觉着很不错。等《狼与香辛料》的最终卷汉化期间没小说看,就想着把京极堂系列小说原著一本本看过去吧。

作为京极堂系列的第一部作品,此作是作者京极夏彦的处女作,他的世界观于此作之后才慢慢展开。与动画不同的是小说有足够的时间与篇幅来慢慢诉说人物关系,来讲解事件的来龙去脉,并借京极堂之口大段大段地阐述作者的哲学观,总得来说故事脉络自然更清晰。

阅读完后最让本人意外的是自己从动画《魍魉之匣》中建立的京极堂形象与原著差别之大:在动画中不苟言笑,经常让人产生恐惧心理的阴阳师,在此作中却是个对话轻松,喜欢开玩笑的角色。当小说第一视角的关口老师开玩笑问出京极堂老婆是否因为他沉迷书籍而出走时,本书真正主角京极堂却回答“你老婆都受得了你,而且在旧书摊界我可是出名的疼老婆哦”,显得很俏皮,而且有点冷笑话的感觉。

其次也帮本人回忆起看动画而忽略的细节——那个的长相不错的侦探拥有读取他人记忆的超能力,在这种能力的帮助下,等于是事情发生情况都是已知的自然证据也根本就不用费力去寻找,京极堂的推理其实更像是为一个已知的奇怪事件给出一个看似合理的解释,也难怪会与福尔摩斯的细节推理方法不同而从动机入手。

正因为如此,此作本人都不想完全视为本格作品,毕竟最后给出的动机结果基本都是猜测,而且从法律角度看来,案件也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人证物证原本就很齐全,感觉就没名侦探什么事情。实际上,本人在看到那个侦探郁闷的走出所谓的密室时,就大致知道答案了,所以书中的案件给人的感觉总是没什么惊喜的,然而动机却永远都是充满趣味的。

记得工藤新一对服部平次说过他总是无法理解凶手杀人的动机,而京极堂则堪称这方面的专家,他能够从民俗中看出影响人心的真正动机,自然也能够看透凶手奇特的杀人动机。

书中将认识论与量子力学所说结合的想法,倒是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倒不是这些东西不知道,但是就是没这么联系起来。解释大脑与思想的关系的那段话也很有意思。经这么一启发,再联系起看过《楞伽经》中佛教关于心,意,识的阐述,似乎又有更深一步的认识。确实每个人认识的世界都其实是个人心中的世界,所以佛教才有万法唯识的说法。

值得一提的是世界三大宗教中佛教其实很独特,本质上它没有要求让任何人去信仰它,也其实没有鼓吹什么崇拜。它其实提供的是一整套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所以其实是一种哲学思想体系,而巧的是这个体系倒是能很好的解释量子力学中“观察者影响观察结果”的奇怪现象。几千年前的思想能解释现代科学最新发现的现象,说实话确实蛮可怕的。所以越了解佛教,就越觉得其确实有独到的地方。

说回此作中的案件,当我们超脱书中形形色色的各类人物,得以从更广更客观的角度来审视时,会发现婴儿失踪事件的根本原因其实是遗传学缺陷与认知愚昧的冲突,总会出现无脑儿的家族病在认知愚昧的时代是不可接受的,所以才会产生妖魔产生驱逐。但该事件的导火索却是教授的兽性,不耻用春药来毒害少女,满足自己的兽欲。最后这些成功创造了一个真正的妖怪并间接导致“密室消失”案件的发生。但实际上“密室消失”案件的发生根本原因却不是这个,而是事件主角——那个懦弱学长关于婚姻与性交的错误认识,没有这种奇怪的认识他自然也不会被缴入到这个被“诅咒”的家族漩涡中,而且即使被缴入,也不会表现为一个NTR苦主爱好者的诡异样子,自然也不会导致自身甚至整个家庭后来的总总悲剧。但再转念一想,真正的妖怪已经被罪恶的环境塑造出来了,这个家族的悲剧其实也无法避免。所以说到最后,法律上来讲,问题还是出在那个教授诱奸少女上,没有这个出发点,也就不会有后来的总总悲剧。

民俗上的问题虽说是根结所在,但是这个根结即使放到现在,也是不可解而无可奈何的事情,毕竟没人喜欢畸形儿童降生。但从生物学上来说这种变异又是生物必须的生存能力,甚至是必须要发生的,取消反而会威胁种族生存延续。所谓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人性中的认为的完美与自然界的理性竟完全不同。这么想来又回归到身为人的悲哀上来。西方宗教与古典哲学总是认为有个符合人类观点的“至善”存在,现在看来,确实也有点自作多情了。

再说说此作中出现的妖怪——姑获鸟与产女,感觉其实也是出自古人对怀孕妇女状态的恐惧,无论是怀胎的状态还是生产的状态,这种与女性所蕴含的人性美矛盾的不自然,都导致恐惧诞生,而生产的高危险性更是加剧了这种恐惧并直接延伸出这些妖怪。

但是《本草纲目》这种著名医术里记载姑获鸟这种妖怪确实也蛮冷幽默甚至黑色幽默的,毕竟这种情况与其说命名为一种妖怪,更应该算是医生的能力问题导致的吧。本人一直愿意相信中医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是由此可见其中也确实糟粕不少。

anyShare分享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