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圣杯战争之Saber阵营:亚瑟王与尼禄与卫宫切嗣

上一篇中我们谈了谈圣杯战争的一些基本设定,下面我们就进入具体的圣杯战争中来看看,为了方便比较,两次圣杯战争的参与者将按照Servant所属职阶进行分类,属于同一类阵营的将放在一起进行比较。我们先从被誉为圣杯战争三大骑士的Saber、Archer和Lancer开始,首先登场的是最强Servant——Saber。

1、永恒的骑士王——Saber

king arthur Saber

这里使用“永恒”一次,其实更多地带有一种吐槽的意味。两次圣杯战争中,被赋予最强职阶Saber之称的都是同一位英灵——亚瑟王(King Arthur),而且据说亚瑟王还参与过第三次圣杯战争,当然这也只是据说。在Fate/stay night中Saber被认为是最强的职阶,远坂凛曾经说过,每次圣杯战争的胜利者都是Saber。虽然我不能断定亚瑟王是否参与过所有的圣杯战争,但至少可以断定被赋予Saber这一职阶的英灵,要么就是和亚瑟王长得很像,要么就是和亚瑟王关系亲密的英灵!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Fate/stay night中Saber的人气实在是太高了,制作公司实在舍不得放弃这棵摇钱树啊!!

说到这里就得提一提后来由Marvelous Entertainment推出,奈绪蘑菇负责脚本监修,武内崇负责人设监修的迷宫探索型RPG角色扮演游戏《Fate/Extra》,其中被赋以Saber职阶的有两位英灵——Saber(红)和Saber(白)。Saber(红)的真身是大名鼎鼎的罗马暴君尼禄,不过按照惯例被女性化,而且整个就一Saber(蓝)亚瑟王的翻版,就连作为本体的呆毛都几乎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在于暴君的乳量惊人啊!我只能说:武内崇啊武内崇,你这哪是为了服务群众啊,根本就是懒得抽筋啊!

Fate Extra Saber 罗马暴君尼禄

看看这凶残的能力值,开挂不是这么开的!!!

Fate Extra Saber B

虽然数值看上去还不错,不过和尼禄一比,就是个杯具…

顺便附上一个唯一能在数值上和尼禄对抗的英灵,那就是(这图被改过,找不到原图,先将就一下o(╯□╰)o)…

英灵土狼

英灵土狼!!土狼啊,你一个山寨王咋变得这么牛X了…

Saber(白)则保持了男儿本色,真身是亚瑟王的亲侄子、圆桌骑士中的首席骑士高文(高文是亚瑟摆了圆桌后第一个报道的,所以是首席,而且首席不等于第一哦),所以基本上Saber这个职阶是跑不出亚瑟王的影响范围的,既然如此,我们就来说说这位King Arthur吧。

亚瑟王是英格兰最富有传奇色彩的国王,不过现在一般认为他并不是真实存在的国王,而是后人通过融合几位国王的事迹,再加以改变而形成的传说中的人物,不过这里我们就不要纠结在他到底存不存在这个问题上了。

亚瑟王(King Arthur)全名Arthur Pendragon,由于当时英格兰还属于罗马统治之下,所以Arthur也使用罗马名Artorius。他的父亲是Camelot王国的国王——尤瑟王(King Uther),但他只是尤瑟王的私生子,尤瑟王的正室王后已经生了一个女孩摩根(Morgan)。由于只有男性后代才能成为王位的继承者,所以Arthur作为尤瑟王唯一的儿子注定要子承父业,也就是说King Arthur也是个官二代,但由于Arthur私生子的身份很敏感,所以尤瑟王在大魔法师梅林(Merlin)的建议下,将Arthur送到一个普通的贵族Ector爵士家抚养。于是Arthur就这样在一个基本无忧无虑的环境下度过了十几年,与此同时他同父异母的姐姐摩根却因为母亲失宠而被送入修道院中,这也为后来摩根的报复埋下了伏笔。

尤瑟王死后,由于此时罗马的势力已经基本推出英格兰,其他外族开始入侵不列颠,英格兰也随即陷于一片混乱之中,为了抵御外来的入侵,推选出一位国王成为了当务之急,于是就有了家喻户晓的Arthur抽出石中剑而成为不列颠之王的——King Arthur传说。这个传说实在是太有名了,而且还有不同的版本,所以具体的我就不多说了。

亚瑟王一生中用过的剑有多少?这应该没有人知道,但是有两把剑却是众人皆知,那就是石中剑Caliburn和圣剑Excaliburn(或称为誓约胜利之剑),很多人常常将两者混为一谈,所以这里我要强调这两者是不同的。

石中剑Caliburn按其名就是一把插在石头中的剑,其实在当时的技术水平下,想把一把剑插入一块完整而坚硬的石头中是十分困难的,所以想要制造出石中剑这样的艺术品基本没可能,但石中剑受人关注的重点不在这里,而是石台上镶嵌的金字“凡能从台上拔出此剑者,而且生于英格兰,即是英格兰全境之王”。无数的人前来尝试,希望能获得上帝的垂青,成为英格兰之王,但最后只有Arthur能将其拔出。就像神话故事会逐步传播,并在传播过程中慢慢发生变化一样,石中剑也是有来源的,它的原型来自北欧神话,是德意志与北欧的胜利之剑GRAM,不过GRAM并不是插在石头中,而是插在树上。亚瑟王自从抽出石中剑之后一直将其作为王位的象征随身佩戴,不过最后却在一次决斗中因亚瑟王违背骑士精神而折断,这对亚瑟王来说其实是一种很危险的信号,象征王位的剑居然被折断了,那亚瑟的统治力必将受到打击。于是为了尽量减少这件事对亚瑟王威信的影响,梅林很快就从湖之精灵的手中拿到了一把新的剑,也就是圣剑Excalibur。所以亚瑟王在早期使用的基本都是石中剑Caliburn,中后期,也就是亚瑟王真正崛起的时期使用的都是圣剑Excalibur。

圣剑Excalibur又被称为断钢剑(字面意思),由于持有此剑的亚瑟王在十年中打赢了十二场重要的战役,所以也被称为誓约胜利之剑。其实根据石中剑来看,Excalibur就相当于是石中剑的加强版(加了一个前缀EX),这也可以看作是Arthur在强调自己的地位。Excalibur据说是由精灵采集天上群星的光芒,在Avalon中打造出来的,通体呈现出金黄色,所以也被称为是黄金剑。圣剑其实并不单指剑,而是指的一整套,即剑与剑鞘。圣剑被认为是永远不会折断、削铁如泥的宝剑,而剑鞘这是一个完美的保护罩,凡是佩戴的人将不会受到任何伤害,也就是说一个是最强的攻击武器,一个是最好的防御装备。梅林就对亚瑟王提醒过剑鞘的重要性,可惜亚瑟王最后还是遗失了剑鞘,这也为后来的亚瑟王之死埋下了伏笔。圣剑Excalibur也是有原型的,原型之一是凯尔特人神话中的螺旋剑Caladbolg,这把魔剑还有一个配套的同系列产品,那就是由被称为爱尔兰“光之子”的库丘林持有的魔枪Gáe Bolg,值得一提的是,持有魔枪的库丘林因为誓约注定要被持有魔剑Caladbolg的人打败一次(枪兵的宿命啊!!)。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圆桌骑士最后也分崩离析,亚瑟王虽然在Camlan战役中用Excalibur干掉了Mordred(也有说是用长枪Rhon Gomyniad),但自己也深受重伤。亚瑟王临死前派贝狄威尔(Bedivere)将圣剑Excalibur重新投入湖中还给湖之精灵,而他也在濒死时被精灵送到了远离尘世的理想乡Avalon,所以有很多人也认为亚瑟王并没有死去。

这就是一般传说中亚瑟王的一些基本历程,下面我们回到第四次和第五次圣杯战争的现场,来看看在Fate世界中的亚瑟王又有哪些变化…

日本人似乎都喜欢将传说中的人物女性化,以方便男主去把妹,奈绪蘑菇也选择将亚瑟王女性化,于是亚瑟王就成为了英国版的花木兰(原来的设定是男性,具体见被戏称为Fate/虐杀原型的Fate/Prototype,人设很像LLX里的乱入王——朱雀,不过后来还是觉得妹子更受欢迎,所以……)。她的名字也从男性的亚瑟(Arthur),变为了女性的阿尔托莉雅(Altria),虽然民众和臣子任然称其为King Arthur,而且据Saber所说,他的臣民大多数都不知道她是女儿身,就算少数知道的也不在乎,只要她能给王国带来胜利就可以了。由于石中剑的魔力,拔出剑后,身体就此停止了发育,一直保持在15岁的状态,于是一个人气爆棚的Loli就这样诞生了,我只能说:梅林,你TM就是个萝莉控!不过在这里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奈绪蘑菇并没有区分石中剑Caliburn和圣剑Excalibur,而是将两者视为一体,从Saber回忆的片段可以看出,她拔出的石中剑就是圣剑Excalibur,要不然她也不会一直保持在一种Loli的形态中,当然这只是传说的一种再创造,我们就不要纠结在这里了。

亚瑟王也被称为“骑士王”,其实这里有两种理解,一种是“拥有骑士精神的国王”,另一种是“统领骑士的国王”,有些人可能认为这两者区别不大,但那就是大错特错了,举个例子,暴君也是可以拥有骑士的。大多数人可能认为Saber属于前者,因为在Fate系列中她无论是在和敌人决斗时,还是平时日常生活,总给人一种正直、高贵、纯洁的感觉。但如果通过Fate/stay night游戏中穿插的一些回忆的片段,我们其实可以发现,这里的“骑士王”其实应该按照后者来理解。虽然在亚瑟王年幼之时(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她一直希望能够成为一名骑士,虽然她在刚建立政权时的确是通过自己崇高的品行来获得民众与骑士们的支持,虽然他在日常生活中一直表现得如同骑士一样,但是处于不同地位的人是会发生改变的。面对很多突发的情况,身为王者的她,必须进行权衡取舍,而这些取舍往往又会违背骑士的准则。

骑士的准则:

To never do outrage nor murder. 永不暴怒和谋杀。

Always to flee treason. 永不背叛。

To by no means be cruel but to give mercy unto him who asks for mercy. 永不残忍,给予求降者以宽恕。

To always do ladies,gentlewomen and widows succor. 总是给予女士以援助。

To never force ladies,gentlewomen or widows. 永不胁迫女士。

Not to take up battles in wrongful quarrels. 永不因争吵而卷入战斗。

比如亚瑟王曾经向臣民许诺,凡是插上他的旗帜、听从他的命令的地方,都是他的领土,凡是领土内臣服于他的民众都会受他的的保护,如果有外敌入侵时,亚瑟王会派出军队保护每一个村庄的安全。但是当敌人真正入侵时,为了有效地歼灭敌人,保护更多的村庄破坏,亚瑟王只能选择放弃敌人行军路线上的部分村庄,借敌人的烧杀抢掠来拖延他们的行军路线,然后自己再集中力量,选择一个合适的时机和地点,歼灭敌人,或者换句话说,用尽可能少的人的牺牲换取尽可能多的人的生存,而对于这少数人则要毫不留情的抛弃(其实Saber和卫宫切嗣基本属于同一类人,她对切嗣的反感也可以认为是一种自我厌恶),毕竟时间是宝贵的,任何一丝的犹豫,都可能导致更多的村庄毁于一旦。虽然亚瑟王也很不忍心放弃那些归属于自己的民众,但现实是残酷的,王的决议必须果断,而且作为王,她不能显出自己的动摇,只有装出一副冷若冰霜的表情掩饰自己的悲伤。但人民大多是盲目的,他们根本无法理解统治者的苦心,认为王是不懂人类感情怪物,抛弃臣民的骗子。Saber也曾视试图向臣子们解释,但每个人的想法和利益都不尽相同,解释永远无法获得所有人的理解。虽然亚瑟王带着他们获得了一场又一场战争的胜利,但亚瑟王却变得越来越孤独,臣子和王已经到了貌合神离的地步,所以后来莫德雷德的叛变可谓是顺利无比。最后王国的内战将整个国家毁于一旦,民众们又回到了以前水生火热的生活中。这就成为了亚瑟王参加圣杯战争的动力,长期以来形成的严肃刻板的个性让她认为国家的覆灭都是自己一个人的错,而且她也对自己长期以来的抉择一直很厌恶,她希望能通过圣杯将一切倒回到她拔出石中剑的那个时刻,她将选择不拔出那把剑,而是让梅林去选择一个比她更合适的人当不列颠之王。

在Fate/Zero中Saber从始至终一直都保持着自己王者的一面,甚至在服装上也是以男装为主。而在Fate/stay night中Saber表现得更多的却是她作为女孩的一面,服装基本全是女装,喜欢小狮子玩偶,见到好吃的东西两眼发亮(尤其是甜品),还时不时露出少女般羞涩的表情(虽然Saber的生理年龄停留在15岁,不过作为亚瑟王,你好歹在精神上得成熟点吧,还真以为自己只有15岁啊o(╯□╰)o)。可能也正是这些与传说中本体的反差萌,让Saber能在一夜之间人气爆棚吧。所以,虽然我很喜欢Fate/stay night中Saber这个角色,但对于Fate/Zero中的Saber却提不起更多的兴趣,就像三王论道时大帝说的,Fate/Zero中的Saber只是一个满脑子充满不切合实际的幻想的少女。

接着我们来谈谈Saber的两任Master,卫宫切嗣和卫宫士郎。

卫宫切嗣作为卫宫士郎的养父,对儿子的教育还是很到位的,士郎从小就树立起了远大的理想,长大后要成为像父亲切嗣一样的正义使者,为全人类的幸福奋斗终生!但是同样梦想成为正义使者的两人,在处理问题上却截然不同,这也是为什么士郎能够和Saber相处得很好,而切嗣和Saber却是一种敌视的状态(至少Saber是敌视切嗣的)。

切嗣到底是什么时候产生出要成为正义的使者这种想法的,我们无法考证,但这种想法应该在他亲手杀死自己深爱的父亲时,就已经扎下了根。这里顺便提一下卫宫切嗣的父亲——卫宫矩贤,他是受到时钟塔封印指定的魔术师。所谓封印指定是以“保护”之名,拘禁,捕捉拥有稀世才能或触犯禁忌的魔术师,将之监禁一生。这是所有魔术师都无法接受的,像《空之境界》中登场的苍崎橙子、玄雾皋月和荒耶宗莲都是被封印指定的魔术师。由于卫宫矩贤的实验危害到了其他人的安全,卫宫切嗣在最后关头选择了保护世界所以杀掉了他,后来卫宫切嗣就跟随着养母兼师傅的娜塔丽雅·卡敏斯基干着魔术师杀手的工作,结果在一次刺杀行动中为了保护更多的人,卫宫切嗣只好选择将仍然搭载着师傅娜塔丽雅的客机用地对空导弹直接轰到大西洋中去了。

卫宫切嗣在经历过种种事件之后,认识到现实的残酷,为了拯救就必须伴随着牺牲,为了能拯救更多的人,很多时候必须毫不留情牺牲掉一些人,即使其中大部分人都是无辜的。为了更有效地实现自己的目标,切嗣渐渐变得冷血无情,只有效率才是硬道理,不择手段才是准则,背后阴人才是王道。虽然一直都是帮助魔术协会清理对人类有危害的魔术师,但却被冠以“魔术师杀手”而被人唾弃,同时,虽然拯救了无数普通人,却被认为是危险的恐怖分子。没有人知道,心狠手辣的杀手却有着一颗比任何人都纯粹、热爱人类的心。就如同作为王而不得不变的冷酷的Saber一样,切嗣也是孤独的,但孤独的正义使者依然顽强地前行,无怨无悔。正是因为切嗣与Saber是如此的相似,所以希望否定自己的Saber对切嗣从一开始就全无好感,再加上切嗣除了希望实现世界和平几乎别无所求,他把手中的一切都当做道具使用,一心只为了自己那虚无飘渺的梦想,而拥有自我意识的Saber断然无法忍受这种类似于歧视的行为,后来随着圣杯战争的深入,行事准则相左最终使两人走到了仇恨的地步。

虽然最终的梦想都是相同的,但卫宫士郎参加圣杯战争是毕竟还只是一个中学生,对于现实还没有充分的认识,早期的切嗣和亚瑟王应该也经历过这样的一个阶段,那就是希望凭借自己的力量让所有人都能得到幸福。这种人说得好听叫单纯,说的不好听就是傻。就如同《Guilty Crowm》中祭妹临死前提到的《善良的国王》一样,想要让所有人都幸福的想法是正确的,但现实却无法容忍这样的人存在,人天生就是一种多疑的生物,而怀疑最终会毁掉一切。但也正是因为士郎还存在的这点单纯,让他和Saber之间的沟通成为了可能,因为Saber从头至尾都是一个希望所有人都能获得幸福的人,只不过没有人理解她的好心而已,所以她希望至少自己能够成为鼓励士郎贯彻这种行为的力量。Fate/stay night中Saber线的最后,士郎也正是靠自己单纯的想法解开了Saber的心结(当然这更多的是为了迎合玩家的需求,要不然没有Happy End,制作公司一定会被骂死…),让她认识到自己的选择并不是错误的,接受了自己命运的亚瑟王安然逝去,而作为王的男人的卫宫士郎则继续在自己坚信的道路上前行。其实Fate/stay night中Saber线的士郎是最废的,从头到尾基本没什么攻击力,主要是放嘴炮,而最能体现他贯彻自己理想的决心的是远坂凛线中,他与Archer在爱因兹贝伦城堡的决斗(剧场版Fate UBW的核心也在于此,不过因为剧场版Fate实在是太过于Fans向,没玩过游戏的人基本都是看得摸不着头脑,所以不推荐非游戏玩家观看)。

虽然在遥远的未来,卫宫士郎实现了自己的理想,成为了正义使者,但他却是完完全全的走了卫宫切嗣的老路(和作为亚瑟王的Saber也一样),为了救人而杀伐不断,最后却被自己拯救的人所背叛,孤独的战死沙场。就如同作为亚瑟王的Saber一样,卫宫士郎对自己曾经走过的道路产生了怀疑,希望回到过去否定自己,于是作为Archer来到了第五次圣杯战争的战场。不过在与过去的自己对决时,英灵士郎发现自己虽然确实有过怀疑,但实际却从不后悔自己的作为,所以故意输给了自己,所以最后Archer——英灵士郎在与自己深爱的女人远坂凛道别后安然的消逝在风中(从游戏前后的信息来看,红Archer应该是某条世界线中选择了远坂凛的卫宫士郎发展而来的,要不然没有使用媒介进行召唤的远坂凛怎么会召唤出英灵士郎呢(*^__^*) …)。

英灵土狼 红acher

说到底,第四次很第五次圣杯战争中Saber阵营的两个Master和一个Servant都属于同一类人——注定孤独的拯救者,只不过因为自身环境和经历的不同,导致在行为准则方便存在一些差异而已。虽然卫宫切嗣和卫宫士郎都是通过Avalon为媒介将亚瑟王召唤出来的,但作为如此相似的一群人,就算不用媒介,召唤出亚瑟王的概率还是蛮高的(要是士郎没有媒介,而是召唤出红Archer,然后马上被自己的Servant杀掉,那就神了)。

Saber阵营暂时就说到这,尽请期待下一篇…

本文是全系列中第2 / 11篇:Fate分析系列

anyShare分享到:

记忆中的圣杯战争之Saber阵营:亚瑟王与尼禄与卫宫切嗣》上有4条评论

  1. 估计作者大人应该是没玩过fate新章吧……作为玩家控制的英灵,红saber和红A哥的属性都是可以后期加成的,不然初期就这种爆表的数值那游戏还玩个什么劲……囧
    用来举例的那两张截图如果不是后期PS的话,那就是游戏中修炼出来的成果(多半还是靠了老金开外挂囧)
    这种常识性的错误还是希望能再多注意下啊……

    • 我对这些衍生出的格斗游戏没什么兴趣,没有玩过,所以也不是很清楚,图片只是吐槽用的,重点还是放在FSN和FZ上….另外非常感谢你的指点

  2. 切丝配红A才是最强主从啊,双重emiya bgm……
    圣遗物就是“正义的味方”这一信念吧
    前提是红A一出来不把切丝砍死

  3. 雖然這篇已經很久了不過現在才看到,我覺得fz的saber一直到迪爾穆德慘死前都沒真的討厭切嗣,反而納悶切嗣為何那麼討厭她,saber跟真實的亞瑟王個性還是有差的,畢竟被性轉了無法完全套用歷史
    凜會招出紅a是因為紅a身上有凜的相關物品,就是當初凜救士郎所用的寶石項鍊,士郎一生都隨身攜帶直到成為紅a都還在身上,所以後來紅a把自己的項鍊還給凜,因為那項鍊只有一條而已,士郎也才推論出紅a是未來成為英靈的自己,所以凜如果沒用任何聖遺物招換其他英靈,那她是必招出紅a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