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于《魍魉之匣》——京极堂系列新本格派推理作品的动画

封于匣中的活体美妙少女人头,其独特的美让魍魉在人心中滋生。

不断重复着这样的心思,“不知怎么的,感到特别羡慕那个男人”

如同杀人动机是后人附会添加上的,动手的那一刹那只是突然入魔。

girl head in small box

匣中的少女——出自久保竣公遗作

因为《魍魉之匣》这部动画,让本人大致去了解日本推理小说所谓本格,变格与新本格这些称谓的意思。传统推理小说称为本格,强调恐怖诡异称变格,以恐怖诡异来包装传统故事就可以称谓新本格风格。其实福尔摩斯著名的《巴斯克威尔猎犬》感觉也是有点恐怖诡异风格的,但是其重点在于推理这种思维模式,所以还是标准的本格。新本格应该更注重人心与动机。像《死亡笔记》这样的就是变格派的吧,突出的不是推理,而是名侦探的斗法。

clamp的人设依旧很出色,而且没有李小狼登场。监督与编剧也将小说的精神与结构把握的很好。因为看过小说的一部分,所以动画的开场还是相当传神的。

与之前看过的侦探故事中的名侦探们比较,京极堂是阴阳师,然后才是侦探。这个案件中他没有去寻找线索或证据,而是从魍魉这种鬼怪入手,直入人心,最终一切不言自明。方法与福尔摩斯派的推理完全不同,著名的柯南——工藤新一也是福尔摩斯派的。福尔摩斯派习惯从线索入手,去除种种不可能的解释,最终完成整个场景的复原,正如他的名言所说,“去除所有不可能之后剩下的,无论多么荒谬,都是真相”。京极堂也需要各种线索,但那是推理需要,而不是驱魔需要。对阴阳师来说,驱魔才是终极目标,推理只是手段之一。

有说京极堂像芥川龙之介的鬼魂。我想芥川龙之介本人长得应该还比较正常吧,真正可怕的是他对人心毫不留情的剖析。当然如果真有鬼魂,那么形象是否会与人心相同,而不是与臭皮囊相似呢?所以说像芥川龙之介的鬼魂,也可以解释。

芥川龙之介是日本这种思想的一个代表,他们在对人心毫不留情的剖析后,会从人心的变化无常与认知有限中看到身为人的悲哀,这种悲哀一方面构成一种奇特的类似病态美的感觉,另一方面又形成一种无可解决的痛苦。

魍魉之匣中的匣就是认知有限而产生,魍魉则生于这种认知局限性所导致的人心变化无常,抛开剧情中因魍魉所致的种种光怪陆离的行为不谈,人的悲哀就在于这个匣总是存在,所以魍魉也迟早会产生。颇合古希腊经典悲剧的精神所在——人是有极限的,无论是认知极限还是生命极限。

封于匣中的美妙少女人头,其本身的美感来源于美妙少女人头在有极限的空间之内,但摄人心魄的美感则在于这个少女人头是有生命的。也就是说有极限的美丽生命才会产生摄人心魄的美感,动画最后由诡异变科幻,以无限的机器来替换有限的人体,所产生的匣,只有无奈的感觉,而没有美。

说到悲剧,watch man中也有美国式的悲剧故事——黑骷髅海贼船,一位船长在黑骷髅海贼船所带来死亡的巨大压力下由想去救人的人变为杀人的鬼,其起源在于这个死亡的精神创伤。这毕竟还是有型的诱因,而日本的悲剧故事更多来源于人心的无常,就是那种极其常见的一个念头。

动画的诡异就在于把这个念头用画面演绎给我们看,并且小说家让这个念头在极其合理的条件下肆意地继续发展,直至最后借名侦探阴阳师之口把这个念头又还原到其原始本身。芥川龙之介的几篇小说其实也都是这样开端,无非缺少还原的过程,也许是作者本人觉得展开的状态更富美感,而没有这个还原的必要。黑泽明导演改编自龙之介《竹林中》的著名电影《罗生门》最后也还是引入鬼魂来诉说可能的真相,但是推理小说最有趣的部分就在于名侦探的这个还原过程,否则就是没有结尾。

当然魍魉这些起源于中国古代传说的鬼怪最后只能落户到日本,并发扬光大,又在人的悲哀上加上了民族的悲哀。

anyShare分享到:

惑于《魍魉之匣》——京极堂系列新本格派推理作品的动画》上有1条评论

  1. 最后一句话说的很有道理,京极堂系列小说里绝大部分涉及的妖怪都来源于中国,而在它们的发源地——中国,它们却几乎无法“生存”,这确实是民族的悲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